摩西终于放飞自我了

辣鸡写手和咸鱼画手一只

[维勇]身边有个俄罗斯老流氓怎么办 [abo设定]七

  “总之,瞒了我这么久,还是不对的吧。”
  尤里愣了愣。抬起头,对上了维克托的双眼。幽深得像潭水一样的蓝色眸子。和他的完全不一样。
  “那我…要怎么做?”
  “很简单。不告诉实验组的人勇利的omega身份和其它信息就行了~”
  “但是…不说的话实验数据会对不上的啊!?”
  维克托没有回答他。他拿起记录本,将它翻到了第一页。
  
  '——尤里.普利赛提'  
  
  “还好没有听雅科夫的话,让大家同一用一个记录本记录数据呢……”
  “嗯…?翻这个干什么……”
  “尤里,你的记录本,除了雅科夫怕从来没人看过吧。”
  “……”
  “还是说,没有人看过?”
  “……后者。”
  “所以,那个'beta 1'也就没人知道了吧。”
  维克托笑了笑,转身走出了厨房。
  “这个老毛子,又在想些什么啊…”
  望着人离去的方向,尤里算是松了口气。转过头,恶狠狠地盯着不远处的黑发青年。
  “啧……”
  “都是你…搞砸事……”
  勇利愣了愣。尤里说的是日语。
  看来自己就真的不该翻记录本……
  “那个…”
  “维克托让我不要和别人说你的性别。真是的,你后颈上的牙印这么深,难道要和别人说是马卡钦咬的吗……”
  “什么?很深?”
  “…也不算吧,就是……блики。”
  “哈……你说什么?”
  “……没什么。”
  
  ………
  [блики]刺眼的
  ………
  
  “勇利,我有事和小猫咪谈下,能出去下吗?”
  “嗯……嗯。”
  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
  “把你除了'beat 1'的记录外,全部,重新,写在这上面。”
  维克托把本子放在桌子上。一个全新的记录本。
  “我带那个不行吗?”
  “是我让你带记录本来这里记录的,所以雅科夫只好检查你的记录了。你是情商搬到智商那去了吗明明是个绝世天才却不知道单独把那'beta 1'的记录写本子上就这么想让别人发现吗?雅科夫看见了你要怎么解释?”
  维克托笑着,眯着眼,完全看不到眼里的波动。
  “要不是因为勇利,我还不知道另一个实验对象的存在呢。”
  金发少年并不想理会他,只是慢慢将数据一个个对准抄过去,写下自己名字。
  “数据写完了。然后呢?”
  “那就开始写勇利的数据咯!”
  “人都被你赶跑了,还记录个什么啊?”
  “诺,你不是有参照吗?”
  尤里一愣,瞬间明白维克托的意思。
  将'beat 1'的数据填在勇利的数据栏中。
  这样怎么也不会怀疑勇利性别,且数据也与实验论证吻合。
  不过,总感觉漏了点什么………
  
  “你怕是以为,我让你直接把一号数据抄过去吧?”
  “嗯……?不是这么想的吗?”
  “那我想问下天才少年你,你给另一个实验对象做实验的话,不拿药物给他吗?”
  ……
  “好像是的……药量都是两人份的……这个你让我怎么写?”
  “你不是在勇利来的那天,就察觉到勇利信息素味道不对了吗?我都给你提示到这里了,作为老师,现在就该等待学生一份满意的答卷了对吧!?”
  “哎……?”
  维克托站起来,打开了房间的门。
  “对了,顺带提一句……”
  “尤里,你撒谎的说话方式,改进下方法比较好哦!”
  话留在这里,人已走出了门。
  “方式该改进吗……”
  无奈地笑一笑,继续想着怎么记录数据。
  
  
   [感觉我写得像尤里爱过老毛子一样hhhhhh]
   [奥塔别克怒刷存在感]

  深夜福利√
  我感觉
  我已经过气了

[维勇]身边有个俄罗斯老流氓怎么办 [abo设定] 六

   前文 老毛子成功吃到勇利小天使的炸猪排盖饭√


  “砰——”
  门被一脚踹开,金发少年走了进来,拿着手中的记录本,毫不留情地重击在某个狼吞虎咽的人的头上。
  “所以,你这么早把他弄回去,就是培养你俩口的感情吗——”
  记录本顺势掉在地上,维克托弯下腰把他捡起,站了起来。
  “啊,是你来了啊,你不知道进别人家里要先敲门吗?”
  “不管这些了,所以你让我一个人来记录这些数据是想干什么?你当我一个顶三个吗?!”
  维克托把手中的记录本放在桌子上,语气严肃了几分。
  “不止这次,以后所有记录,都只要你记录。”
  “啧,老毛子,你这是故意为难我吗?”
  “你可以看作,这是一个老师对他学生的考验。”
  银发男人歪着头,对金发少年微微一笑。
  “别忘了,我可是,你的老师啊。”
  尤里没再说话,只是看着他。
  “啧,这些事,就别再提了吧。”
  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揉了揉头。准备拿记录本时,发现坐在对面的某人早已看了很久了。
  “哎…为什么'beta 2'这栏什么都没填啊…'beta 1'是什么啊…”
  全身一抖,尤里刚准备伸手一把抢过勇利手中的记录本,然而维克托早已拿了过来。
  “还有'1'吗…尤里?你解释下?”
  尤里回想起来了,那时人们被维克托笑容所支配的恐惧…
  
  ………
  
  “所以你们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还有另外一个实验?”
  尤里低着头。他并不想回答。
  “时间是一年前…不过到了几个月前就没再记录了…”
  “说吧,发生了什么。”
  “……实验对象…失去联系。”
  “……国籍。”
  “…哈萨克斯坦。”
  “哈萨克斯坦吗……”
  维克托低下头,揉了揉太阳穴。
  哈萨克斯坦啊……被发现了吗……
  和众多亚洲国家一样,哈萨克斯坦,也禁止此项实验。
  “说起来,昨年,有一个哈萨克斯坦的留学生加入了实验组吧。”
  “嗯…”
  “他现在人在哪。”
  “……他家里有事,几个…星期前回去了。”
  “回去了吗…”
  
  ……
  
  看着气氛突然这么安静,勇利整个人都不自在了。
  
  
   [惊喜吗!!!!!]
  
  放飞自我的我
  回来更玻璃渣了

关于勇利想学习俄语的故事【番外】

  勇利想学习俄语。
  他觉得每次维克托与被人交谈时带着笑容说的话一定不是他解释的这么简单。
  毕竟这么大一个俄罗斯老流氓勇利他会信那人能一本正经地说话吗?
  答案是不能。
  勇利坐在床上,拿着手机翻着各式各样的学习俄语的软件,维克托都揽着他的腰了也还没有察觉。
  直到人在他腰间掐了一下,他才抬起头来。
  “勇利啊,你在干什么呢~看得这么专注,手机比我好看吗?”
  捏住人的下巴,彼此间距离越来越近,勇利感受到了那越发强烈的alpha的信息素,连忙推开人,手机也顺势掉地上。维克托捡起手机,手指快速划过,随即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俄语....勇利你想学俄语就跟我说吧,这入门都不如的俄语咱还是别看了吧。”说完,将手机扔在了床上一旁。
  “我记得...我有和维克托说过我要学俄语的吧!”
  “嗯,是吗?”
  手指抵着嘴唇,眼里像是在思索什么,一股笑意流露出来。
  “那勇利,我教你一句俄语,你要永远都记到哦~”
  “嗯...什么?”
  “дoporoЙ。”
   “嗯…啊?什么意思?”
  “你叫出来我就告诉你~”
  “达..达拉过伊?”
  “噗…勇利你真是太可爱了!”
  …
  “再来一遍,对,语气再软一点,声音再轻一点!”
  …
  “喂!维克托!你…你快起开啊!”
  “喂,别…别碰那里啊!!唔嗯……”
  
  
  ……
  
  
  “勇利~该起床了哦~”
  “嗯…维克托……”
  “勇利!都说了要叫дoporoЙ了!”
  “唔…”
  撑着酸痛的腰坐了起来,脸已经是烧的一片红,别过头,不敢直视面前的人。
  “дoporoЙ…早安。”
  
  
  
  hhhh我又回来了
  问我中间省略了啥?
  当然是干了个爽。
  没错这就是个假车散了吧散了吧。


       【дoporoЙ】亲爱的

【维勇】身边有个俄罗斯老流氓怎么办【abo设定】-5

【五】

  两人来到车面前,勇利刚准备拉开车后座的门,却被一只手给拉住了。他回过头,后面的人一脸可怜地望着他,眼睛里满是无辜。
  “勇利~你都被我标记了~怎么还让你坐后排呢!”
  说着,手一用力,一把将人拉进了怀中。怀中人身上的omega的信息素味道淡得不让人察觉,但还是一点点吞噬着维克托的理智。勇利轻咳了一声,掩饰了自己的尴尬。维克托就这么揽着人的腰,打开了驾驶室的车门。
  “喂…维克托……”
  “怎么了吗?勇利?”
  “你…要我怎么上车……”
  “就这么上呗。”
  维克托像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子,笑着望着勇利。
  待看见人脸色渐渐开始黑的时候,他松开手,过去打开了副驾驶室的车门。
  “逗你玩的,笨蛋。不过还是要坐我旁边哦~如果你坐后面会让我很伤心的~”
  最终,勇利还是打开后座的门,坐了上去。
  维克托:”……”
  尴尬地关上了门,开车朝学校方向驶去。
  
  ………
  
  “啧,你俩可真慢。”
  两人打开实验室的门,迎接他俩的是尤里无尽的白眼。
  “过来吧,那个omega,开始记录数据了。”
  看着那碧蓝的眸子望着自己,勇利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待尤里点了点头,便弄开维克托那双不安的手,走了过去。
  “现在你躺在上面就行了,不需要做其它任何事。”无视维克托一脸不爽地表情,走过去拿记录的本子。
  与流利的俄语不同,变成了磕磕巴巴的日语。虽然发音不清,但勇利还是听懂了大概意思,在那张洁白的床上静静地躺着。
  望着洁白的天花板,记忆最深处的恐惧被唤醒,两只眼睛里闪烁着不知名的恨意。两只手不禁攥紧了洁白的床单,身体开始颤抖,紧紧咬着嘴唇,似乎快要滴出鲜血来。
  闭上眼睛,让自己静下心来。
  然而闭上眼,却是那如真的场景。
  熙熙攘攘的一群人,围在他旁边,讥讽着,嘲笑着,石子扔到自己身上,尖锐的棱角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道血痕。他不敢动弹。更可怕的,是那几个大人冷漠的眼神…
  猛地睁开眼,从床上坐了起来。
  “…勇利?”
  发现了人的异常,维克托赶紧跑过去,看见人不停地擦拭着自己的眼泪,身体还在瑟瑟发抖。
  维克托的心漏了一拍。
  当初,他第一次在日本与勇利相见,他也是这副模样。
  突然,勇利抱住了愣在他旁边的维克托,毫无顾忌地放声大哭出来。
  实验室周围的人都转过头,尤里也是吓了一跳,检查一下身体情况有这么可怕吗?
  维克托打横抱起在自己胸前哭得稀里哗啦的人,散发出自己alpha的信息素的味道安抚着他。
  “抱歉,他可能有点不适,记录先暂时取消吧。尤里,下午到我家里来,带上记录本。”
  抱着人走了出去,留下一群人窃窃私语。
  尤里皱着眉,他在维克托离开的时候看见了勇利后颈若隐若现的标记,神色有些微妙。
  
  ………
  
  “勇利,还好吗…”
  躲在被窝里的人裹紧了被子,没说话。仔细听还能听见那轻微的抽泣声。
  “是想起那件事了吗…”
  勇利愣了愣,轻轻地“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别再想了,已经过去了。”
  勇利没有理他,只是轻声抽泣着。
  “你要怎样才不哭啊…亲你一下吗……”
  “……”
  “勇利?”
  被窝里的人露出头来,眼眶和鼻子还是红红的,头发也凌乱不堪,整个人憔悴了不少。
  “已经中午了呢,勇利。你想吃什么?”
  “……炸猪排”
  人沉默了一阵,最后还是开口。
  “好,我现在就去订。”
  维克托刚拿出手机,便被人拦了下来。
  “不,我自己做。”说着,下了床。
  维克托跟了过去,看见人在厨房忙碌着,脸上似乎还带着笑意。
  他这是…开心?
  维克托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做个饭就能让人笑出来。
  一阵忙碌后,两盘炸猪排盖饭出现在了餐桌上,勇利脸上也是缓和了一些。
  “这是我妈亲手教给我的…不尝尝吗?”
  勇利撑着头,笑着望着维克托。维克托看着勇利的眸子,里面并没有他。
  有点不爽地咬着叉子,吃了一口,眼里的不爽变成了惊叹。他维克托从没遇见过这么好吃的东西,敢情他也要爱上炸猪排盖饭了!
  重点是勇利亲手做的炸猪排盖饭。
  勇利从美好的回忆里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维克托像饿狼一般盯着炸猪排盖饭却不得不一口一口地细嚼慢咽,笑意更浓。
  这次,维克托承认,勇利的眼睛里只有他。
  心情终于舒爽了许多,而且还有面前的美食的诱惑,他选择放弃形象,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毕竟在以后要放下形象做的事还有挺多的嘛~
  一个人笑着望着对面的人狼吞虎咽地吃着他亲手做的饭。
  阳光透过偌大的落地窗,洒在他俩身上。
  谁也不知道这场景有多美好。
  如果可以,两个人都希望能永远定格在这个时刻。

虐了甜一下然后就跑真刺激【呸】

【维勇】身边有个俄罗斯老流氓怎么办【abo设定】-4

前文请自戳我空间
【超链接弄不起我也很无奈】【委屈】

【四】

    “喂,老秃子!你丫在不在这里!”
    房门被人一脚踹开,尤里便看见了某个银发老头的神态跟刚跑进去的马卡钦的神态一模一样,对,一模一样。
    就差没汪地一声叫出来了....
    “老秃子,你又在这搞什么!你给我看看现在都几点了,数据呢?你要实验室的人怎么办!你想跟你的小情人私会的话能不能注意下时间啊!而且你就这么把你的omega拿来做实验真的好吗?”
    尤里故意吧‘你的omega’几个字说得重了一点。看着俩人一个躺在床上,脸上有未散去的红晕,一个又献着殷勤,跟他家狗一模一样。尤里表示,他想歪了。谁知道他俩昨晚做了什么。
    “还有,你那床上的小情人还起得来吧,现在就去实验室。”
    看着金发少年突然又望向自己,那眼神....勇利觉得一辈子都不能忘记。无助地扯了扯维克托,维克托笑了,道,“他问你,下得了床吗?”
    即使勇利的反射弧再长,作为一个健康的成年男性,他也懂了这句话的意思。惊恐地望着门前的人,连忙摆着手,“不不不,不是你想.....”
    “不是你想的那样。”银发男人率先用一口流利的俄语说了出来,“我还没标记他呢,我是那种看见omega就强上的人吗。”
    “嘁,迟早的事吧。”金发少年转身离开了。
    “那个,维克托...”
    “嗯?什么?”
    “能不能教我基础的俄语啊....”
    “嗯?”听见床上人的要求,维克托有点惊讶,但还是点了点头,“先去一趟实验室吧,回来再教你。”顿了顿,又道,“毕竟哪天突然有个alpha对你表白你听不懂就迷迷糊糊被标记了多不好。”
    “去实验室?”无视了人后半句话,穿好衣服下了床,看着维克托。
    “去实验室,看看你的数据啊。我在想,到底该不该隐瞒勇利你不按照计划服用超标的事。”
    银发男人笑了一下,但眼里毫无笑意可言。
     “维克托.....拜托,就这一次。”双手合十状,道,“我会好好按照计划来的。”
     “那你身上的信息素的味道怎么解释呢.....”
     维克托假装苦恼地扶了扶额头,勇利在一旁突然红透了脸。
    要知道,信息素这么淡的omega,正常情况下就只有被alpha标记才会这样吧.....
    不经意摸了摸颈后的腺体,一脸惊恐地望着某只摇着尾巴的大灰狼。
    “噗,勇利你真是可爱啊。知道临时标记吗?注入点信息素就行了,完全标记的话一个alpha的信息素是不够的吧。”维克托撑着下巴,一脸为难地说道,“而且不知道实验室的人是怎样的表情呢...尤其是小猫咪呢...呐!就是那个金头发的少年,他叫尤里哦!你跟他是两个yuri呢!他才十五岁呢,就来到大学并且就获得了这么多的科研奖项呢.......”
    看着眼前的人滔滔不绝地讲着,自己却一点也没听进去,还在纠结着要不要让维克托临时标记一下....
    “那个...维克托,你确定标记了就不会让他们对我产生怀疑吧......”
    “当然了!毕竟他们都是经历过的人嘛~这些都知道的~”
    “那就请维克托把我临时标记吧!”
    “哎?好啊好啊!”维克托咧着心形嘴,笑了出来。
    勇利走了过去,低下了头,颈后的那块腺体暴露在了空气中。维克托凑了下去,那块腺体散发出淡淡的omega的信息素的味道,一种让人舒服,让人安心的味道。
    想必,每个alpha都喜欢这种味道吧。维克托想。
    忍不住亲了上去,那信息素的味道突然浓烈起来,维克托能感受到勇利猛地颤抖了一下。维克托笑了笑,使坏在那里舔了一下,然后轻轻咬下去,注入着自己的信息素。
    勇利感觉后颈一股热流往体内扩散,感觉自身都包围着那alpha的信息素的味道,那种安心的味道。
    “好了。”维克托松开了口,留下一个不深不浅的牙印。勇利抬起头,摸了摸后颈,脸上还是微微地烧着。
    “走了,勇利!去实验室吧!小猫咪可能又该炸毛了!”
    自己回过神来,维克托已经走了出去。
    “哦....哦!来了!”
    


维克托终于体现出一个俄罗斯老流氓【划掉】alpha的风采了!!
可喜可贺【鼓掌】

【维勇】身边有个俄罗斯老流氓怎么办【abo设定】-关于所有设定

前文请走....自戳我头像吧
放不起超链接我也很无奈【委屈】

关于本文世界观】
alpha能力强,体质较强,在社会通常为领导者
beta能力和体质都一般,为各领域的工作人士,精英层次的较少
omega能力和体质方面都较弱,大多是被标记后在家里照顾孩子打理家庭什么的,极少能变成精英人士或为大型公司的高层人士
此外,因为omega的生理原因,许多男性omega会受到来自老一辈人的舆论的压力

将beta或omega变成alpha的实验在日本是禁止的
虽然政府一直在宣传人人平等,但alpha的权利始终最高,omega始终是最低的那类
此外实验的失败率也很高,以前有试验的先例,但无一成功

关于人物设定】
勇利还是那个玻璃心没自信但不知为何有时十分要强的女王殿下
老毛子还是一如既往的老流氓【?】可能莫名其妙被我加了些暖男性质
尤里奥还是那只炸毛的小猫咪
其它人物设定都大概差不多吧....




照着这些设定写上去
我怕你们会寄刀片
【乖巧】

【维勇】身边有个俄罗斯老流氓怎么办【abo设定】-3

我怕
如果你们不看完这篇
只看上半部分
你们会给我寄刀片

【三】

“那么,你是一个月用的一次,对吧。”
感受着压着的人的信息素的味道,不禁皱了皱眉。
“怎么会呢,味道也不会淡成这样啊.....”
“勇利,是真的吗。”
紧紧摁住人的手腕,身上alpha的信息素释放出来,带着一丝凌厉的味道。
“嗯...觉醒第二性别时,多用了几次..”
勇利能感觉到,他说出这句话时,那alpha的信息素味道突然变得暴躁,却又被抑制住,不让它爆发出来。
“勇利.....”
想象中的怒吼没有到来,而是一句冷冷的话语。
“你这样愚蠢的执着,会毁掉你自己的。”
起身松开人的手,空气里还残留着那alpha的味道。房间安静得可怕。
那条大型犬跑了过去,蹭了蹭维克托。像在祈求什么。
“马卡钦....”
维克托弯下腰,揉了揉马卡钦的头。
等他再直起身时,沙发上的人已坐了起来,低着头,一言不发。
“我送你回去吧,勇利。”
长长叹出一口气,走了过去。他听到了一丝呜咽。
“....勇利?”
被叫的那人沉默不语。
维克托轻悄悄地走过去,勇利突然哭了出来。
“我只不过...不想再成为负担而已...”
“什么社会平等!什么一视同仁!omega在社会上有地位吗!”
“我们家唯一的alpha就只剩真利姐了,而我呢....一个一无是处的omega!”
“一个毫无用处的omega啊!”
“什么啊.....毁掉我自己什么的...我不知道吗!”
“我只是想...想摆脱这种社会模式啊...”
“不想用软弱无能的omega的身份过完这一生啊!”
勇利跑了出去。
维克托眼神暗了暗。
......
完全陌生的环境。
不知名的建筑围绕着他。
耳边传来一句句完全听不懂的语言。
已经晚上了,行人却还是一样地多。勇利坐在长椅上,望着天空。
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披集的。
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失望啊.....
“喂...”
“勇利!!!你去哪了!!怎么还没回来!”
“我...在学校里还有些事情,可能要晚些回去..”
“好吧..记得早点回来!”
“嗯...”
挂掉了电话,手机已经快没电了。关了机,默默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穿梭于这繁华的街道。
不知过了多久,他睡着了。
他感觉,一只温暖的手在抚摸着他的脸。
他感觉,他被抱了起来。
他感觉,那怀里的气息意味地让人觉得安心。
他往那怀里缩了缩。
然后,他再也感觉不到,沉沉地睡去。
身上omega的信息素缓缓释放出来。
银发男人轻轻一笑,消失在那灯火阑珊处。
....
胜生勇利醒来,已经快到中午了。
周围的环境一样的陌生,但空气中残余的信息素的味道却是那样的熟悉与安心。
测过头去,发现手机已经被充好了电,打开一看,整页都是披集的未接电话。
揉了揉太阳穴,回了过去。
“勇利!你终于接电话了!你到底去哪了啊!!”
“嗯...在学校忙太晚了,累得睡着了,手机刚好没电了.....”
“你也是的!下次手机充好电再走吧!我担心了一晚上!!喏,要不要视频通话看看我的黑眼圈!”
“不了...我下次一定充好电,我发誓!”
“好吧,暂且信你一次....”
挂掉了电话,房门被打开。穿着一身家居服的维克托进来了。
“勇利,你醒了啊。”
“哎..维克托,我为什么会在你这啊.....”
“你昨天跑出去后坐在椅子上睡着了,我把你抱回来的。话说勇利你真的好重啊!我这老骨头都快散架了!”说着,还捶了捶自己的腰。
“昨天吗.....”
想到昨天的事,勇利垂下了头。
“好了勇利...是我错了,我道歉,我不该用那种语气跟你说话的,原谅我吗,嗯?”
看着人垂下头,维克托立马改了口。
如果维克托有尾巴,可能摇得只有残影了。勇利是这么想的。
“嗯..原谅吧...”
看着面前的人听到自己的回答又咧开心形嘴笑了出来,自己嘴角也不禁扬起来。
“勇利你笑了哎!”
“....没有。”



好吧我剧透一下
那实验是把beta变成alpha的实验
因为实验需要完全改变自己信息素的味道
所以需要先消除自己本身的信息素
再换上alpha的信息素
因为beta信息素味道本身就很淡
所以实验失败了并没影响或影响不大
而omega没了信息素就没有发情期然后就不能打开那啥
如果强行换上alpha的信息素会变成所谓的“怪物”【如果失败后】
但如果不换上就会沦为beta,生殖率为0【如果失败后】
另外,这种实验是被严令禁止的
【以上只限于本文设定】
【我的脑洞orz】

关于为什么勇利这么执着于变成alpha
我就不说了【乖巧】

【维勇】身边有个俄罗斯老流氓怎么办【abo】-2


【二】

门被打开,一个偌大的房间,稀稀疏疏几个人影走来走去,一个金发少年埋着头,手上捣鼓着什么,听见开门声,也不抬头,直接喊了出来。
“喂,老头,那数据你拿来了没!”
“哎呀,小猫咪,别一天老头老头的叫啊,我还没这么老呢!”
“发际线都这么高了,老秃子,不是吗?”
停下手下的动作,抬起头来,眼神里的嫌弃一闪而过变成了惊讶。
“哎...嗨..?”
勇利看见那个金发少年突然抬起头,那双碧蓝的眸子望着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尴尬地打了个招呼。
勇利表示他真的听不懂俄语啊!!鬼知道他们说了什么那金发少年就抬起头一脸凶恶地望着他!!自己一定要去买本俄语的语法书好好学学了!!
“咦,小猫咪,怎么不凶了?”
维克托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周围的人听着突然没动静了,都转过头望了一眼。
“咳咳...老秃子,我们出去谈谈.....那啥把那家伙也带上。”金发少年额头上的青筋隐隐凸起。
勇利就这么看着正在交谈的两个人突然望着他,又把他扯了出去,一脸懵逼【???】
来到了一片人工湖边,除了微风拂过树叶的沙沙声,几乎就没什么声音可言了。
“现在,老秃子,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个omega怎么回事!”
“哎呀,你不是要实验数据吗,这不给你带来了吗。”
“喂!我们的实验对象可是beta!你这脑袋你到底在想什么啊!你想造出一个怪物来吗!万一失败beta不会有任何影响,但omega会永远失去信息素的气味啊!生殖率可能比beta还低,或者永远都不行了啊!”
越说在后面,金发少年越激动,最后甚至吼了出来。勇利一惊,不禁退后几步。
“这些我都知道。”维克托脸上不再是那种放松的表情。眼神暗了暗,藏着不为人知的情绪。“即使这样,我也要赌一把。”
“喂,你还要赌吗!他身上的信息素味道已经淡成了这样!我甚至差点还以为他是一个beta!维克托!你给我停止你疯狂的举动啊!”
“闭嘴。”
维克托冷冷地说了一句。身上的信息素突然释放出来,带着危险的意味。
omega永远服从alpha的天性显现了出来。那个金发少年没再说话。
“你要相信,这些我都知道。”
感受到信息素的突变,勇利也是吓了一跳。让人安心的信息素味道变成了威胁的意味。鬼知道他们俩为什么吵起来了啊!
“维...维克托...”
听见人在喊自己名字,身上信息素的释放瞬间弱了下来。转过身,恢复了以前轻松的神态。
“勇利,没事了!今天你先回去吧,明天再来吧。我可能与其它的实验室人员意见上有点分歧.....”
“不管了,我回实验室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尼基福罗夫先生。”
金发少年头也不回离开了。而这位尼基福罗夫先生也不在意,反而还笑了笑。
“看来现在没事了。需要我带你回去吗?”
“好吧...”
勇利总觉得,他们俩的意见上分歧,不是这么简单。
他没有看见,一旁正在开车的人的眼里闪过的懊悔。
.......
“喂,维克托,这貌似不是我的公寓吧.....”
一脸茫然坐车望着窗外陌生的风景,一脸茫然被人带到他的房子,一脸茫然被人拉到他的沙发上坐着,一脸茫然看着一只大型犬在他腿上蹭来蹭去......
“是的呢,这是我家哦,勇利。”
报以人一个他自己认为最完美的微笑,可在沙发上的人看来,这个眼神,无比可怕。
“那个,维克托,我能先回去吗...改天来你家做客吧....”
“不行哦,勇利!我还要记录明天去实验室的数据哦!”
说着,维克托突然压了上来。
“哎...哎??哎!!!”



 
我真的
不准备
开车
真的不开车!!【使劲敲黑板】

安利一个all勇墙!!
可调戏【划重点】
上面一堆尤勇满天飞【我也不知道为啥】
但是还是有维勇的【敲黑板】
墙号 1851823734
【比心】

【维勇】身边有个俄罗斯老流氓怎么办【abo】

这里摩西,一只小透明中的透明
第一次写文大概是小学生文笔
或者幼儿园【雾】
【高举维勇大旗】
ooc【大概】
abo设定【没有abo我要死了】
【短小不关我的事】

【一】
“嗯....好的....知道了真利姐..”
挂掉手中的电话,缓缓地吐出一口气。第一次来到俄罗斯,看着周围完全陌生的环境,心里不禁有些伤感。
“喂,勇利,这里!!!”
不远处一个男孩在向他招手,黑色的头发与褐色的皮肤与周围的人显得格格不入。那个男孩跑了过去,一下子扑进名那为勇利的人的怀中。
“哎...哎?披集你怎么在这里?”
眼里划过一丝慌张与害怕,但都被细碎的刘海遮住,不让人察觉。
“还不是因为勇利你!真利姐怕你一个omega独自在外面被那些alpha勾引走,就让我这个beta来给你护航了!看你这表情真利姐应该没给你说吧。”
“啊....啊?她还真没给我说....而且像我这样的omega怎么会有alpha看上呢...”
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心里却一股暖流流过,明明是个豪爽的女性alpha,却在这些事上比他这个omega还操心。
“好了勇利,我先带你去住的地方吧!真利姐早就安排好了。喏,把行李箱给我吧!”
“哎?不不不,我自己就行..”
......
住的地方是一套公寓。刚好有两个房间,还顺带一个厨房和洗手间。灯光是橘黄色的,洒在人身上感觉暖洋洋的。安置好行李之后,勇利直接瘫在了床上。他身上的信息素的味道十分之淡,几乎和一个beta差不多,完全不用怕alpha来骚扰。许多人问过勇利这是为什么,但勇利只是笑笑,不会说出任何话。
习惯地注射一支抑制剂,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拨打了号码。
“喂,维克托,我到俄罗斯了....”
“嗯?到了吗?什么时候来我这里?”
“明天吧.....我到哪里找你?”
“嗯....我的学校吧!等下我把地址发过来。”
“嗯。”
挂掉了电话,揉了揉太阳穴。
本准备瞒着家人来到俄罗斯用留学的借口跟维克托完成剩下的实验,但披集又跟了过来....这种事绝对不能让其它人知道啊.....
........
“请出示您的证件,先生。”
胜生勇利一脸糊涂。他不会俄语。维克托与他的交流几乎都是日语。他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哟,勇利,你来了啊!”
来人毫不在意地将手搭在他肩上,一点也不收敛他alpha的信息素,勇利也没怎么介意,因为他的信息素的味道与其它的alpha的味道不同,一种说不出来却又让人感到安心的感觉。
“尼基福罗夫老师,请问你与这位先生是.....”
“啊,你知道的,这位先生是位omega。”接着,还宠溺地揉了揉勇利的头。
维克托笑了笑,门卫像懂了什么,随即给他们放了行。
进入了校园,勇利才慢慢开口,“维克托,你们刚刚到底在说什么,还有为什么突然揉我头?””
看着勇利呆呆的表情,维克托嘴角不禁弯了弯,道,“没什么的,勇利。只是向他说明你是我的新来的助教罢了。”
看着将信将疑的勇利,维克托在脑海中想,果然不会俄语的勇利还真是可爱啊....
“那为什么...要揉我头呢.....”
“啊,这个......是我们俄罗斯特有的习惯!对!就是这样!”
维克托咧着嘴笑起来,心型嘴一动一动着,让勇利觉得十分的....可爱?
即使知道用可爱形容一个alpha不恰当,但勇利表示真的找不出一个更合适的词语形容了。
“喂,勇利,看够了吗?到实验室了哎!”
勇利突然回过神来,看着眼前逐渐放大的脸,连忙转过头去,尴尬地咳了几声,快速地走进实验室。
后面的维克托,望着背影,笑了笑,跟进了实验室。




其实,勇利和维克托早就认识!
以前他俩相遇的故事准备文更完后更在番外里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