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西终于放飞自我了

辣鸡写手和咸鱼画手一只

传送门

oli和黑桃国三人的惩罚游戏

臭不要脸地来宣传刚过审的手书

人生第一次手书w

非腐向   画风后期突变而且牛顿棺材压不住

【升天】

【这就是我隔壁文卡了几天肉的原因】

【维勇】喂!舞蹈区的那俩家伙【四】

第一章

第二章  【高亮】第二章内容有改动

第三章

  后半部分大概是发糖?
  200fo成功达到下一章准备码肉
  abo设就是好 开完车再把锅扔给发情期【雾】
  这章字数爆炸

  【四】

  

  被自己所追求的大大点名?

  那可能是你除买彩票中几百万外最想的事。

  当然,点名也是有性质的。

  很不巧的就是勇利被点名正好就属于挂人那种性质。

  尽管自己没有错,自己也发了截图,但还是什么用都没有。还是被人黑着,说着截图是伪造出来的之类的话。没办法,当事人没有发微博澄清,自己也就一直背着锅。

  尽管自己的圈友都相信自己,帮忙转发澄清,但直到知道了自己的一个朋友被喷子找上门时,勇利放弃了。自己不像他们,他可以不管这些社交软件,重新开个号,或者换张电话卡,过滤掉任何所谓的'骚扰电话',不再录制视频,过上旁观者的生活。但因为自己的原因自己的圈友被骚扰,勇利可过意不去。事情发生的第二天,他就删掉了那个视频,微博上宣布退圈。微博下的评论里有舍不得的人,那些人都是忠实粉,觉得炸猪排水平是真的不错,然而这些评论下的回复往往都是那些路转黑的讽刺的语言,还被骂成了自己的脑残粉,就知道袒护自己。虽然看见自己的粉丝被骂很不高兴,但自己才是最无能为力的不是吗。

  宣布退圈的那天晚上,勇利出奇的平静。他明白了网络的力量,也明白了网络是多么可怕。他看着墙上的海报里的人,盯着出了神。那是那个人19岁第一次出席漫展时拍的照片而印成的海报。海报上的人对着摄像头勾唇浅笑着,银色头发被一根蓝色的头绳扎成马尾,头上戴着的,正是他自己送给他的蓝色的玫瑰花圈。回过神来,望着这一墙的海报,叹了口气。

  刚准备上前扯下来,但心底有个声音在那说着——

  喜欢了他这么多年,你忍心吗?误会迟早会解开的。

  同时,另一个声音也响起来——

  别想了,那是不可能的,误会解开了也没什么用,你不是退圈了吗。

  是啊,自己不是宣布退圈了吗…

   

  勇利盯着那海报中的人,还是放下了手。

  算了,当装饰也不是挺好的吗…

  狠不下心撕下自己从小时候就喜欢上的舞见的海报。

   

   

  早上。

  勇利伸了个懒腰,摸索着眼镜然后戴上。拿起手机,刚打开b站想逛逛时却发现了那多的有点不可思议的私信。

  这么多卖片和打广告的看上自己了?

  点到私信界面,勇利眼神暗了暗。

  很不巧,昨天维克托发的微博并没有什么用——反而把另一个当事人推上了风尖口。私信里的内容大致翻阅了一下,无非就是说他还不肯死心,还要和马卡钦合作。除了几条是祝贺他要回归的私信。

  合作?回归?难道昨天晚上维克托没有关直播?但自己也没提回归啊?!

  有点忐忑不安地打开微博,事实证明和勇利想的一样。一堆私信向他扔过来,里面一大半全是黑他的,说着自己一定是靠着某些方面才让马卡钦伪造出证据假装澄清那件事。某些方面指的是什么,他们不说勇利也都知道。毕竟一个omega和一个alpha晚上独处在一间房子…不让人误会也是很难,可这捉奸般的语气莫名让人觉得火大。

  勇利点开维克托的主页,看见了那条本应出现在一年前的微博。翻了翻评论,有很多都是表示祝贺回归和承认错误的,但黑粉总是无处不在的对吧。这儿的黑粉少,可能是因为黑粉都跑勇利微博那去了。那应该也不叫黑粉,或者叫做马卡钦的脑残粉。

  “看来今天是要找上他好好处理下这事啊…”

  放下手机,取下眼镜,下了床去了卫生间洗漱。

  噢,这个omega忘了抑制剂的事情。

   

  

  “我以为我的粉丝…”维克托脸色有点不太好,“抱歉。”

  “毕竟他们不可能当着你的面黑我,只好跑来找我了。”

   勇利接过自己的手机,关掉了微博。

  “要不我再发个微博警告下?”

  “不,那样负面影响更多…”

  “要不开直播说明下?”

  “…直播?”

  “是的,直播。”维克托走过去,坐在勇利身边,“粉丝不会在我的面前一直黑你对吧。直播时顺便看下弹幕反应,至于黑粉…”维克托顿了顿,“等到合作录舞视频投了上去,黑粉自然会少很多。”

  “毕竟,他们也会被炸猪排迷倒的,对吧。”

  “靠实力证明吧,勇利。”

  勇利望着他,这个人回以笑容。

  

  “那…直播都要干些什么啊。”

  “这个不用担心哦,到时候跟着我的节奏就行了。”

  “那我回去拿下口罩…”

  “口罩什么的不需要了,毕竟要成为新的炸猪排不是吗?”说着维克托起身顺势把勇利的头发撩在脑后,“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维克托走进卧室,把笔记本抱了出来放在了沙发前的桌子上,打开了直播姬。

  “勇利,用你的b站账号吧,我去微博上发布我跟你直播的消息。”

  “唔,好吧。”勇利输入了自己的账号密码,登上去后看着直播间名字又发了愁。

  维克托发微博时无意向电脑上瞥了眼,看着那直播间名字变来变去,不自觉笑了出来。

  “喂…勇利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

  他向旁边偏过身,两只手从勇利的肩膀两旁穿过,代替着人操控着鼠标和键盘。

  怎么说呢,这姿势,很像是维克托从旁边搂住勇利。

  他把下巴放在人的颈窝处。是的,这个alpha正吃着omega的豆腐。omega颈后的那块腺体正是那个alpha的动机。

  ——自己迟早会让那留有属于自己的标记的。

  维克托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一下。

  明明才认识一天不是吗…

   

  “喂…马卡钦…直播……”

  维克托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自觉地点了开始直播,而且还是刚才那个姿势。

 

  [yooooooo]

  [yoooooo~]

  [yoooooo!!]

  [捉奸现场]

  [老公被抢走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完了我雷这对]

  [嘴上笑嘻嘻,心里mmp]

  [前面的请直接左上角]

  [看我发现了什么!!]

   

  弹幕状况无比混乱。嗯,只是某个alpha还是没有起身。

  “各位早安,这里是马卡钦~”

  “呃…这里是炸猪排…”

   

  [前排承包马卡钦的盛世美颜!!]

  [休想↑]

  [炸猪排没带口罩也有颜可以舔啊…]

  [欢迎炸猪排回家!!]

  [欢迎回来!!]

  [微博来的 不过炸猪排这名字好耳熟啊?]

  [微博+1 炸猪排貌似是昨晚马卡钦澄清的那个up主]

  [听其他人说昨晚的那条澄清微博有内幕]

  [炸猪排这么渣还敢回来?]

  [前面的不服左上角 看看别人的视频再说话]

  [ky自行左上角]

  [马卡钦在这你们这些ky都要引战吗]

   

  虽然弹幕什么都有,但还是祝贺回归和维护炸猪排的比较多,勇利松了口气。感受到怀里人儿的放松状,维克托也趁机把半个身体趴在勇利身上。

   

  弹幕还在那吵着,无非就是和那些ky抗战,然而自己身上还有个更难解决掉的。

  “喂…你还要在我身上趴多久啊……”

  勇利有点无奈地说出了这句话。然而身上的人直接把头埋在了颈窝里。

  “没睡醒,再让我趴会。”

  经过刚刚一阵思想的斗争,维克托选择把先前那危险的想法放在一旁。omega的颈窝总是那么容易让人沉迷不是吗,那股淡淡的信息素从旁边的腺体里散发出来,维克托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只是想再贪婪一些这些信息素的味道。热气扑在脖颈上,勇利面颊上也有了几抹红色。

  

  [哇啊啊啊啊啊啊老夫的少女心!]

  [一大早上就跑起来被塞狗粮]

  [果然昨晚改的cp没站错!!]

  [马炸大法赛高!!!]

  [官方发糖最为致命]

  [不行了截屏当屏保!!!]

  [截屏的加我一个]

   

  “喂,你们在那刷什么啊…我和炸猪排可是是朋友啊…”

  轻笑一声,维克托还是松开了手,重新坐直了身。

  “我已经在微博上说了,要和炸猪排合作一支舞,所以大家也不要再去私信炸猪排去影响他了。”

   

  [就冲着那笑声我都要去誓死维护炸猪排的微博]

  [啊啊啊好的老公我们知道了!!]

  [那些黑粉又听不进去…]

  [看见微博上的直播消息立马跑过来!!]

  [前面的你错过了很多东西]

  [炸猪排别去理私信里的那些不好听的话啦!专心练舞吧!!大家都很期待来着!!]

  [是啊是啊]

  [真正喜欢炸猪排舞蹈的人怎么可能会去黑他,更何况是个误会!!]

  [以前看炸猪排视频就觉得炸猪排一定很喜欢马卡钦就站了cp 结果当时就我一个人在那站 哭唧唧]

  [前面的我也是很早就站的!还好没放弃不是吗]

  [苦等的马炸党的胜利]

  [觉得马卡钦好对不起炸猪排…这么久才澄清]

  [前面的马卡钦应该也是有原因的]

   

  “是啊,也是有原因的。不过在这里还是不能多说。”

  维克托苦笑了一下。难道说自己嫌麻烦外加心情不好才没出来澄清吗?

  勇利听到那句话,也没多说什么。

  是的,他是有原因的,所以他没澄清不完全是他的错。

  …

  自己,刚刚是在为旁边这个使他退圈的人找理由吗?

  天啊,自己最近都怎么了…难道是因为这个人是个alpha?还是说自己的发情期?

  噢,发情期!明明今天要去领抑制剂的…

  算了,明天去也不迟。

  

  “话说大家,想让我跟炸猪排录什么舞呢?”

  像是想起什么,维克托突然补了一句,“太过分的不行啊先说清楚!!”

   

  [233333来自马卡钦的恐惧]

  [马卡钦回想起来那天人类被威风堂堂所支配的恐惧]

  [如果两个人一起跳威风堂堂 啊啊啊医疗本我的血包呢]

  [您的好友 扶弟魔 已上线]

  [讲真就是被马卡钦威风堂堂所圈粉的]

   

  “喂喂前不久才录的威风堂堂你们这群人别再想了啊!”

   

  [那要不疑心暗鬼?正好两个人!!!]

  [听说疑心暗鬼被扇的人是攻]

  [哇要看老公被扇了]

  [疑心暗鬼!!疑心暗鬼!!!]

   

  “炸猪排,你觉得怎么样?”

  “唔?我…我没意见…”

  “那好吧,这次就决定是疑心暗鬼了。”

   

  [哇啊啊啊啊真的是疑心暗鬼!!]

  [看来要把血包带足了]

  [我记得炸猪排不是喜欢翻跳马卡钦跳过的吗?那么威风堂堂…]

  [前面的我看好你]

  [抓重点满分啊!!!好评!]

  [想着炸猪排跳的那场景…马卡钦会不会把持不住]

  [前面的你是马炸党的栋梁啊!!]

   

  “喂你们…别想着我会让炸猪排跳这个给你们看!”

   

  [马卡钦:要跳也只是跳给我一个人看]

  [马卡钦:我的人你们是能随随便便看的吗]

  [23333上面的够了]

  [脑补一万字小黄文]

   

  维克托看着那些弹幕,有些发愣。

  自己,刚刚还真是这么想的?

  那两跳弹幕很快也被刷了过去,往旁边看了眼勇利,似乎在发神。

  都在和我直播了还在想些什么啊…

  …

  维克托对自己的第一想法再次有点发懵。

  噢,该死的alpha和omega之间的相互吸引。

  

【维勇】喂!舞蹈区的那俩家伙!【三】

第一章

第二章

做出一个伟大的决定
200fo开车

 

【高亮】第二章有改动 改动处较多 为了铺垫下这突然的一口疑似玻璃渣的东西

第三章轻微改动 为了前后连贯点

差不多第四章结束进入到死皮赖脸【?】的追妻之路 真 b站up主梗  开始放糖开车【雾】

 

 【三】

  

  看着维克托离开了自己家,勇利现在还处于完全懵了的状态。

  空气中还残留着那未散去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勇利觉得,自己心里又萌发了一种异样的感情。

  不是单单的崇拜,是想要和他走得更近,一起走得更远。

  但勇利还是听从了心里的另一种想法——这只是omega与alpha之间的互相吸引。

  毕竟算着日子下来,自己的发情期也快到了…有这种感受很正常的吧。

  噢对了,发情期!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往柜子里翻找着,却找不到一支抑制剂。

  “看来明天要去权保会那领一些了啊…”

  omega权益保护协会,简称权保会,直接点就是为全国omega提供各种服务。

  全国的性别分布并不均匀,omega占的即是那较少的部分。为了防止将omega当做生殖工具,权保会就是这么出来的,各个领域维护omega的权利——各个领域对待omega的条件绝对不差就是了。

  正想着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时,肚子在那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噢…忘了晚饭……估计已经冷了吧厨房又不敢用…先委屈一下吧。”

  洗漱完毕,上了床,关上灯,整个夜晚便安静下来。

  噢,先晚安吧。

   

  维克托拿着手机,盯着自己微博的那几条私信。

  尽管自己每天都能收到一堆粉丝的私信,无非就是前排表白啊推荐新舞准备寄小礼物,或者就是给自己的视频提些建议什么的。噢不过有些'建议'除外。有多大的人气就有多少的黑粉,每个up主都是知道的。但自己还是一条一条地回复,面对黑粉也尽量淡漠面对。但很显然,他现在盯着的私信并不是自己的黑粉,是那个信息素味道很好闻的omega的。

  '马卡钦老公!你那邻居可是抄袭了你的炸猪排啊!!取了眼镜头发撩起来戴上口罩一定和那人一模一样!!看着他特别不爽哼唧唧!!他肯定认出你来了,那个不要脸的被逼退圈肯定恨透老公你了!老公你要注意啊不要被他给趁机挖黑料啊!我已经发微博了很多人都看到了,所以即使黑料被挖出来我们也是相信你的!我们与你同在!'

  噢,不但是他的黑粉,还是自家的粉。

  这私信仿佛说着,'我就是要黑他他什么都不算马卡钦老公你才是最好的'。

  看着那条微博,艾特着自己和那个omega,虽然那里面没有一个脏字但还是让人很不舒服。还有微博下的那张照片,是直播时的截屏,那个时候自己正好拿出手机走进厨房,厨房的灯光没走廊那么暗,自己的手机像素也没辜负他,尽管还是有点模糊但足以看清那照片中的人的五官,旁白还配着张从炸猪排投稿视频里截出的一张大头照。

  

  而这条微博的作者,正得意地躺在床上看着微博转发数量的增多,心想着自己爱着的老公一定对她的行为很感动。打开私信界面,看见了发给马卡钦信息旁的已读。噢,可能等下我爱着的老公就要发过来赞美我的话了。或许等下就可以找自己的同好去炫耀。心中暗喜着,微博特有的提示音响了起来。

  '删掉微博。'

  等下,回复怎么和自己想的不一样?

   

  按下发送键,维克托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其实,自己完全可以不用管这轮事。

  这条微博是有关勇利的名誉问题,和自己完全没关系。好吧虽然是因为自己才引起的,但这条微博无疑能给自己带来好处。路人都这样,看见一堆人支持自己,也会跟着过来支持,还可能把另一方黑的更惨——尽管完全不知道另一方的情况。

  况且,这个omega是自己才认识不到几小时的朋友,或者称作勉强算作朋友的人,只不过多了些好感,就想去袒护他——尽管维克托也认为这些好感是omega与alpha之间的互相吸引罢了。  你问我为什么要说也?噢小可爱我只能遗憾地告诉你恋爱发芽期的两个傻瓜智商都是一样的欠费。  扯回正题,维克托对自己所做的举动也有些不可思议,几个小时不到碰了一个omega两次嘴唇,尽管不是用嘴。还有那很自然地就把人搂进自己的怀里,看见别人黑他尽管是自家粉丝也有一股怒气…尽管做错的真的也就是他。

  想起一年前一个不起眼的b站账号发来的私信,便是请求授权。

  维克托匆忙地看了一眼,以为是请求转载授权,也就应了。

  然而不好好看完的后果可是很可怕的。那条私信的内容可不是这样,而且请求翻跳那原创舞蹈《爱即EROS》。

  别问我维克托是怎么看掉那几个字的,那是剧情需要,小可爱们。

  那个账号发布的视频下的简介也标明了已授权,那个账号就是炸猪排盖饭。

  视频发布那天正好是维克托录完舞回来的那天。说是录完舞其实就是决定不录了回去了而已。没办法,自己的人找来的凑人数的人都不靠谱,每个动作都僵硬得很,自己心情也是乱糟糟的,但那些人还在那自夸说自己是某某站知名舞蹈区up主。怪不得b站排行榜上看不见这些人的脸,不用想也知道他们待的那个平台的平均水平了。一气之下维克托取消了这次录舞,坐上车回去了。打开b站,维克托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自己的原创舞蹈视频被翻跳,下面还写着大大的已授权三个字。他甚至没点进去看就发微博“澄清”,说自己未授权任何舞蹈翻跳视频。结果可想而知。但过了几天,维克托发现有什么不对,记得自己私信有一条说过要授权什么的自己没仔细看…他点开这个人的头像,点进了私信界面…事实就是自己真的给了授权。他想重新联系上这个up主,但奈何他早已被迫退圈,怎么都回复不了了。他想看一下这个up主翻跳的视频,毕竟上首页的视频质量应该也可以,但无奈别人早就把他删了。他又点开其它翻跳视频,得出了个结论。

  被自己亲手毁掉的一个天才…

   

  …

  

  噢天呐,其实这都是自己的错不是吗!

  怪不得会被勇利问着自己是不是一直讨厌他。

  至于为什么没有在一年前就出来澄清,维克托更是感到了愧疚。

  自己为了避免其它不必要的麻烦,还是选择了淡漠处理那件事…不过失算的是他不知道被他误会的那个up主还一直关注着他。而且关注这么久还是没出来澄清…

  愧疚越来越深,alpha似乎找到了袒护omega的理由,眼睛一亮又开始发起微博。

  他登上b站重新把那记录翻出来,截图,传到微博上,艾特了炸猪排盖饭和刚刚那条被删掉的微博的作者。

  '关于很久以前被曝出来的侵权翻跳事件,我希望在现在这件事因为我的邻居被重新挖出来的时候彻底澄清一下。昨年我并没有仔细翻查私信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状况,我表示歉意,截图便是我对那个舞蹈翻跳的授权。我已经把一年前那条微博删了,况且炸猪排盖饭也是个不错的舞蹈区up主。顺便,为大家透露一个消息,我准备,与炸猪排盖饭合作录舞。总之希望大家不要再误会,你们亲爱的马卡钦也有犯错的时候。那么,各位晚安♡'

  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瘫在了床上。

  不再理会微博的阅读量和转发量,只是闭上了眼。

  是啊,晚安吧。

 

【维勇】喂!舞蹈区的那俩家伙!【二】

第一章

忘记打上ooc

多多少少总是有的

设定大概是老毛子俄国人一口流利中文勇利是霓虹人也是一口流利中文居住在中国 毕竟语言不同弹幕怎么吐槽!!

[有改动建议重新补一遍]

         【二】

  我叫勇利。

  也就是炸猪排盖饭。

  是一个舞蹈区的小有名气的up主。

  视频播放量基本能过万。

  或许因为我是一个男性的omega。

  虽然现在…算了。

  马卡钦,也就是我新来的邻居。

  一个称霸舞蹈区的alpha。

  随随便便视频播放量能破百万。

  是的,听起来很厉害是吧。

  现在这个有颜有身材有才华的备受b站宠爱的alpha正站在我家的厨房外一脸惊恐外加担忧忍着笑望着我。

   

   

  “那个…你没事吧……”

  灶台上的火被熄灭,上面到处都是白色的粉末,还有已经焦掉的。

  “没事……”勇利刚想摆摆手,却倒吸了口气。

  右手臂那一小块红红的,应该是烧伤了…试探性地用手指碰了下,却里面缩了回去…

  “看来是有事了…”尴尬地朝着厨房门前的人笑了笑。

  “看来要提前关掉直播了呢……”

  不知道是对勇利说的还是弹幕说的,拿出手机关闭了直播,随后走了进去,“需要去医院吗?”

  “不…这么小块用创口贴就好了。刚刚面粉倒了碰到了火还好扶起来了关了火但还是点燃了漂在那一小块空中的面粉烧着了点皮肤……”

  “创口贴在哪?”

  “卧室那里……唉唉唉我自己去就行了!!”

  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一急便拉住了转身准备去找创口贴的alpha的手。

  是的,手……

  维克托愣了愣。

  勇利也愣了愣。

  ……

  “抱…抱歉!!!我我我自己去找就行了!!!”

  连忙抽出手,不敢抬头看着面前这个人的表情,只是红着脸落荒而逃。

  天呐自己居然主动拉住了那个称霸舞蹈区的alpha的手…勇利下意识地往四周望了望,看了看有没有窗户那种能够往外面看见这里的东西。

  要是被发现了…

  至于为什么疑神疑鬼,还是一年前那件事…

  甩了甩自己的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下,不去想那些,走进卧室慢慢地翻找着医药箱。

  卧室里贴着的全是家里面那个正靠在厨房门边上的人的海报,电脑桌面也是。最重要的,是那个等身抱枕……

  maya这个看见了印象肯定会降低吧…当初自己怎么就没扔啊!真不知道那时候自己怎么想的…

  找到创口贴后这么想着又把抱枕塞在了被子下面。

  “喂…塞什么呢……”靠在门框上的人轻笑出声

  手上动作一滞。

  勇利在想现在钻床底下还来不来得及。

  听着脚步声缓缓靠近,勇利像接受死刑般闭上了眼。没有想象中的被子被掀开的声音,而是手臂那传来的清凉的触感。

  “伤的是右手臂不好弄吧…”

  旁边的人只是静静地撕开创口贴的膜,小心翼翼地贴在了勇利手臂上被灼伤的那块。很短的几秒,却在另一人看来是一个世纪。

  那人的alpha的信息素味道有意无意地围绕着他,悄悄地附在他的身上。这种令人安心的味道勇利很久没闻到过了。勇利在那愣着神,直到旁边的人都掀开了被子还没反应过来。

  “哇哦,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爱好…我的忠实粉?”

  听见忠实粉这三个字,勇利愣了一下,随即慌乱起来。

  “唔…啊啊啊不不不不是那样的!这这这这是我朋友送给我的!!”

  “你的朋友送给你一个180cm的等身抱枕还有一房间不下二三十张的海报外加电脑高清壁纸还有配套鼠标垫键盘贴…看来你那朋友也是不简单…”

  面前这人思索的样子非常的…欠揍

  但也不能揍啊毁容了怎么办粉丝又跑来找到你…噢别想这些了。

  “唔…好吧这些都是我的。”

  深吸一口气,尽量显得自己平静些。

  感受到身旁人儿慌张起来却突然又无可奈何的信息素的波动,维克托笑出了声。

  “你觉得抱枕和本人哪个更帅点?或者手感更好?嗯?”

  预料之中的脸红。嗯,不得不说很可爱。

  本想再说点什么,却瞥到了床头柜上的那个黑色口罩。

   

  

   

  “炸猪排盖饭?”

  “嗯?那个啊…刚刚炸厨房时没管它现在可能冷了吧…”

  “不是,”维克托走过去,拿起口罩,“我是说这个。”

  勇利看见维克托拿起口罩一惊。

  维克托感受到了那信息素的波动。有震惊,但貌似更复杂…”

  “怎么了吗?”察觉到omega突然的不正常,自己也释放出更多的信息素安抚着这个人。明明是安心的信息素的味道勇利却丝毫未安分。

  “你真的不记得吗…”

  “马卡钦…你是不是,讨厌我?讨厌炸猪排盖饭…”

  “所以当时才什么都没说…”

  维克托抿了抿唇。

  他拿出手机打开b站,搜索着'炸猪排盖饭'。

  “炸猪排盖饭赛高,男,舞蹈区up主。投稿视频…”

  维克托顿了顿。勇利也不再看着他。

  “…全都是以你的舞蹈视频的翻跳,包括你的原创编舞。

  这句话是勇利开的口。

  “并且没得到我的授权,被黑粉挖出,名声大败被迫退圈。”

  “唔…”明明是背对着人,却仍能感觉到背后的那银发男人一直盯着自己。

  自己录舞的时候总会戴上那个黑色口罩,除了眼镜是摘下的和现在的自己没什么两样,而且自己也正在做炸猪排盖饭…被认出来很正常。

  “真是不巧啊,被认出来了,”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那个授权什么的…”

  勇利还是转过了身。

  他低着头,手指不断摩擦着创口贴那里,散发着不安…还有失望?

  “你是…真的讨厌我吗?明明私信上的授权…”

  他听见面前的人叹了口气,然后头上传来一阵温暖的触感。

  “对不起,我承认那是我的错。我不讨厌你,反而还想拉拢你来着…”

  这句话反倒让勇利惊了一下。

  “别着急,重新认识一下。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你的邻居。”

  “…胜生勇利。”

  “说实话你是个让人觉得很可爱的omega,”维克托把低着头的人拉进了自己怀里,“所以作为一个正常的alpha无论如何也不会讨厌你,”顿了顿,道,“或许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录舞?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勇利?”

  “唔…?”

  勇利抬起了头。

  就像做梦般。

  他最崇拜的偶像并不是讨厌他,反而还想跟他一起录舞。

  “尼基福罗夫先生,这真的…”话还没说完维克托便再次用手指抵住了勇利的嘴唇。

  “叫我维恰。”

  手指那温热的感觉传来,维克托在那想着如果亲吻上去会是什么感受。

  “维恰……”

  “是的,就是这样。”维克托笑了笑,松开了自己的怀抱。

  这时勇利才意识到他俩刚才之间的动作,脸上的温度突然就高了起来。

  “现在很晚了,明天再过来问你。”

  “晚安。”

  撩开勇利额头前的碎发,在上面印上了个吻。

  勇利只能自暴自弃地理解为那是俄罗斯人特有的礼仪

  

  

  [那个,这个人好像是炸猪排盖饭…]

  关闭直播前有个弹幕这么说道。

 

 

【维勇】喂!舞蹈区的那俩家伙!【一】

  开个绝对欢脱HE的坑来安慰下我自己

  隔壁的老流氓开虐是迟早的事【躺】

  b站up主梗+abo设【说白了好炖肉】

  无性别歧视  大概omega还更受欢迎

  那么

  开始

  

  

  【一】

   

  “всем привет(1)~这里是马卡钦。”

   

  [啊啊啊老公居然开直播了!]

  [前排强势卖瓜子!]

  [舞蹈区不好混来混直播区了吗23333]

  [前面那个马卡钦老公是我的不服来战]

   

  “舞蹈区不好混来混直播区……我怎么可能混不下舞蹈区呢?你们看看这是哪儿?不过现在是晚上应该看不清吧…”

   

  本来就是手机开的直播,点下翻转镜头的键,周围场景全都映在了屏幕里。一条长长的走廊被黑暗包裹着,一个脚步声才亮起一盏灯,亮度的原因,屏幕上更像恐怖游戏的实况。镜头又翻转过来,自动补光开启,映得维克托那张脸阴森森的。

   

  [我感觉我误进了恐怖游戏区的直播间]

  [前面的正解]

  [这看上去是公寓内的走廊啊…马卡钦要私闯民宅吗233]

  [大半夜地私闯民宅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马卡钦!!]

   

  “什么叫私闯民宅,私闯民宅会给你们看吗?”跟着一声轻笑。

  本来就是压着嗓子在说话,接下来的一声轻笑更是酥化了般,不用看都知道弹幕炸了。

   

  [啊啊啊强势承包老公笑声!!]

  [舞蹈区混不下去了音乐区欢迎你]

  [不前面的他是我们直播区的]

  [所以马卡钦到底要干什么啊……]

   

  “或许哪天舞蹈区真的混不下去了我可以考虑下……至于干什么,等会儿就知道了。”

  走到一扇门前停住,用手礼貌地叩了三下门。里面传来声响,随后便是门把手的声音。

  “接下来的场面就不再播了哦,毕竟要尊重别人隐私。”

   

  [哇啊啊啊马卡钦是要私会吗]

  [你开着直播还有脸说23333]

  [哪个小姐姐的家?]

  [如果是我家的门在响就好了…哭唧唧]

  

  把手机放进口袋里,门也被里面的人打开。

  “привет(2)~我是才搬过来的,算是你的邻居吧。”

  那黑发人吓了跳。

  自己……刚刚还在看直播………

  因为背着光,维克托看不清楚那人的面貌,只看见了那黑色的干净利落的短发和一副蓝框眼镜,脸部线条也很柔美,看上去甚至有种肉肉的感觉。面前这人围着围裙,大概还在准备晚饭吧。

  感受了下周围。柔和的信息素味道从这人身上散发出来,对于alpha来说致命的味道。一个omega才有的。

  明明是晚上却给一个陌生人开门,还是一个素不相识的alpha…勇利觉得自己该重新上上小学的安全教育课。

  但这个素不相识的alpha是那个舞蹈区视频播放量排行榜第一的up主…自己所崇拜的……

  

  “那…那个……你好……我是胜…”

  名字还没说完,却被对面这人的一根手指抵住了嘴唇。

  “嘘,先别说这些。在做饭吗?好香的味道。”说着还吸着鼻子的闻了闻。不只在闻饭菜香气,更多的是嗅着这个omega信息素的味道。

  “嗯…炸猪排盖饭……”

  勇利觉得快点离开面前这个人比较好。

  或者说是这个alpha。

  这人像是必修的生理课程没学好似的,不懂得怎么收放信息素吗,信息素的味道占据了整个玄关处。

  …等等,好像我也……好吧自己看见偶像太紧张也忘了…

  不过这可也不是你不收回自己信息素的理由啊!!

  “炸猪排盖饭吗…怎么都没有听说过……”

  面前这人歪着脑袋思考着,然后没了声儿。

  等下怎么没声了…该不会想让我……

  “那…那进来吃点再走吧……”

  如果能拒绝就好了!

  这一瞬间勇利后悔极了东方礼仪这种口是心非的东西。

  

  [233333仿佛听见了那人内心的咆哮]

  [社会我马哥!!]

  [还说不是私闯民宅23333]

  

  “既然这么说,那我就进来了~”

  

  [光明正大地私闯民宅]

  [真 气人主播2333]

   

  维克托很自然地走进了屋子,留着勇利在那不知所措。

  看着那人缓缓向沙发那走去,等下,沙发……

  自己的手机还放在那儿直播还没关啊!!!

   

  维克托坐在沙发上,就听见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而且那声音和自己坐下去时发出的声音一模一样。

  转了个身寻找声音来源,可那不争气的手机又发出了和那转身时一样的声音。

  维克托看着茶几上那个似乎黑屏的手机。

  然后他把他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

  那黑屏的手机便显出来了勇利家的天花板。

  维克托有些惊讶地把手机往旁边移了移,那手机的画面也跟着移动……

  勇利探回去了从厨房伸出去的脑袋………

   

   

  “看来是不需要再把手机揣兜里了。”

  维克托笑了笑,再次把手机对准了自己。

  “大家,我可能遇到我的粉丝了哦…”

  故意压低了嗓音,后面还拖着长长的一串尾音。

  弹幕已经炸了。

  在厨房的勇利也炸了。

  呀…是真的炸了。

  厨房炸了。

   

  [哇我怎么听到了砰的一声]

  [直播炸厨房2333]

  [马卡钦真的不去看看吗你的小粉丝可能太激动了233]

  [@ 厨房里的粗眉毛先生]

  

  

   


   (1)大家好   (2)晚上好 【机翻的希望不会被打死】

   

  结尾亚瑟友情出演23333

  

  up主:

  维克托[马卡钦今天也在撒娇]粉丝101万

  勇利[炸猪排盖饭赛高]粉丝 1.8万

   

  粉丝数瞎想的【死】

   

  


【维勇】身边有个俄罗斯老流氓怎么办【abo设定】九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番外【一】

真 番外【一】

 

要死不活的我

想弃坑【打死】

 

 

  不知道为什么,尤里觉得,自己有种天赋属性。

  随随便便就能撞见直播撒狗粮的。

  连上次撞见雅科夫也是…

   

  

  可把我牛逼坏了叉会儿腰【不是】

   

  

  尽管推开门就看见勇利那红得不像话的脸颊,但记录的事已经够耗费脑细胞了,此刻不想发表自己的任何想法。

  “记录给你,你自己看看。”翻了个白眼把记录一下子扔过去。

  整个身体顺势靠在门框上,低着头,几缕未被扎起的发丝稍稍遮掩住了那双碧蓝的眸子。那双眸子里似乎又在波动着什么。

  …自己还是在意维克托出去时的那句话。

  但现在静下来慢慢想一想,觉得自己当时的所有行为简直是糟透了。傻子才看不出来自己在说谎。

  奥塔别克…

  一段不可能的幻想。

  如果自己,不是个omega就好了。

   

  “看来你的脑子还没有完全被雅科夫教坏掉。”

  银发男人笑了笑,视线停留在'用量'那。

  '一批药物运输被拦截只好面对面重新使用相同剂量'

  “不过,”银发男人顿了顿,表情也开始严肃起来,“我相信雅科夫那种老狐狸不会完全信了这鬼话,但看在我的面子上也不会做出什么来。”

  “不过以后…就很难说了。”

  勇利也听见了这句话。他完全能够预料以后会发生些什么。

  尤里走过来,接过了记录。“到了真正严重的时候,我会毫无保留地把我知道地说出来。”

  “包括那个'beta 1'?”

  “是的。”

  “希望不会有那一天。”

  金发少年没说话,只是离开了这里。

  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重新看向勇利。他靠了过去,感受着淡淡的信息素的味道。那里面充满了恐惧和无助。

  他抱了上去,感受着怀里人儿的颤抖。他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想安抚下这个人。

  许久,被抱着的人才开口。

  “维克托……你说,我会不会变成一个怪物。所有人都向我扔石头或者那些腐烂的蔬菜水果,没有哪家公司会愿意招聘我,家里人都开始恐惧,真利姐也是…”

  镜片开始泛起雾气,怀里的人儿抖得更厉害。感受到声线里的颤抖,维克托退后了点,让人整个头埋在自己的怀里。

  正值冬季,屋内暖气又开的足,身上也只套着一件衬衫。勇利取下眼镜,埋在人怀里抽泣起来。胸前的一大片都是湿热的感觉,即使颤抖得厉害但抽泣声也不是特别明显,像是只有感冒时吸鼻子的声音。顺着头发看到了后颈的那块腺体。即使药物一直在缓和omega体内的信息素,但那暴露出来的腺体无疑让他着迷——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轻声安慰着这个人,拍着他的背,跟哄孩子一样。不知道是不是暖气开太足,抽泣完了的人抬头后两颊红红的,眼眶和鼻子那也是。看着维克托胸前湿透的一片,不好意思地吸了下鼻子,“抱歉。”

  “这也不能怪你。”维克托起身拿起一杯开水,“毕竟不可能百分百成功,这种担心完全是有的。把水杯抵在鼻子下面,可以通下鼻子。像这样——”

  维克托把水杯边壁抵在人上嘴唇,勇利感到一阵热气钻入鼻腔,痒痒的,只好不停用鼻子呼气。过了一会儿,鼻子的气通了。稍稍别过头,远离了那热气。维克托把水放在床头柜上,重新抱住了勇利。

  “相信我,一切都会好的。”

   

  好了我死了XD



悄咪咪地甩下图
大半夜被自己画的特效闪瞎
滤镜是个好东西

补了线下三度
允许我站会儿仏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