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西终于放飞自我了

辣鸡写手和咸鱼画手一只

【维勇】身边有个俄罗斯老流氓怎么办【abo设定】八

拖了这么久的坑的我回来发糖!!

  “勇~利~”
  卧室的门被推开,某人一下子扑向正在床上戴着耳机听歌的人儿。勇利也没拒绝,任凭某只大型犬挂在自己身上——哦对了,另一只大型犬也正趴在自己的腿上。
  “勇利?在听什么呢?”
  勇利苦笑了一下,“啊,这个是披集发来的曲子。我是音乐系的高材生,而恰好他的朋友创作出一首曲子,要找人帮忙改改,发给我了。不过这曲子感觉总是差点什么,但一段段地听又挑不出毛病。”
  勇利突然愣了愣。
  “哎对了,你好像是…”
  “是的哦,我是也是学校里的音乐老师呢。”
  像见到救星般,勇利把一只耳机塞进维克托的耳朵里。然而却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手指触碰到维克托耳根的瞬间的那抹红。
  不就是碰一下吗不就是碰一下吗你可是个a啊怎么像个o一样而且以后机会多的是来日方长嘛…
  强行平复自己的心情,耳机里传来阵阵打击乐的声音,铿锵有力,调也是朗朗上口,听几遍基本就能记完。
  “这首曲子是挑不出毛病,但调却犯了很严重的问题。总有一种熟悉感。”
  “讲白了,跟那些烂大街的调很像。”
  这就是调朗朗上口的原因。
  “如果把这里的调稍稍升高一点,或者这里删掉插上一段抒情音乐过渡会怎么样呢?”
  眼前一亮。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告诉他!!!”
  勇利转过身取下银发男人耳朵上的耳机,轻微的触感又一次撩拨了他。
  维克托视角:
  面前的那张脸越来越大,感受着omega信息素的清香,看着面前人儿轻颤着的睫毛,长得不想人话。那双褐色的眸子里似乎有着一股名为温柔的水流,流进了这个alpha的内心深处。嘴唇微张着,时不时呼出一小团雾气,若有若无地拍在他的脸上。omega伸出那骨节分明的手,指尖擦碰过脸颊,轻轻划过发梢,顺着拔耳机的动作不可避免地触到耳廓。深深呼出一口气,想着更多不可描述的事。
  勇利视角:
  俄罗斯人的脸逐渐放大,细细端详着这张脸,与黄种人不同,银白色的头发是月光的颜色,连眉毛也是。鼻梁很高,眼窝便更深了。像是上帝亲自为他打造的,宝石般的眼睛镶嵌在这里,似乎有熠熠光辉。蓝色让人莫名安心——大海的颜色。自己的故国本就离不开海,这宝石蓝的眼睛更是给自己一份慰藉。看着人有些出神,等到回过神,刚好对上人的视线。不知道为何紧张起来,呼吸开始乱了,且恰好离前面这人很近,几乎是挨着般,呼出的雾气也扑在上面——这让勇利更不安了。伸出手急忙到达耳机那,一把扯下——那个alpha一直盯着自己。
  
  勇利拿着手机,给披集发了关于他朋友曲子的修改意见,并且让他转告。
  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滑动着,但勇利心却不在这上面。
  旁边某个老流氓一直看着他。
  突然陷入沉默。
  “那个,维克托……”
  “怎么了?勇利?”
  那个老流氓笑得人畜无害。
  “不……没什么。”
  又是沉默。
  勇利觉得让别人帮了忙却又把别人晾在一旁有点过意不去,便开口道:
  “那个…谢谢……”
  “唔…不用谢啦勇利。”
  “你想要什么东西吗…”
  “?”
  “你帮了我,我想还份礼给你……当然太过分也不行。”
  勇利看见某个老流氓忽然亮起来的眼睛灭了。
  但他还是笑着。
  “唔……勇利,你过来下。”
  勇利很听话地把头转了过去,但迎接他的是一张陡然放大的脸庞。嘴上温热的触感不容忽视。
  维克托没有深入,他轻轻啄着人儿的嘴唇,蜻蜓点水般。
  “这点奖励我就满足了。”
  维克托眯着眼笑了笑。
  没有想象中其它的情节,只是在嘴唇上淡淡地印下一个吻
  ——但这足以让某个omega脸红很久了。
  

【真 勇利视角】
我不就给他取个耳机吗他瞅着我干啥???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