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西终于放飞自我了

辣鸡写手和咸鱼画手一只

【维勇】喂!舞蹈区的那俩家伙!【六】

第一章    第四章

第二章    第五章

第三章

 

感觉越来越ooc

其实打算暑假结束时完结所以算个小短篇 进度有些快吧



  “喂,勇利,晚饭好了。”

  “勇利不开门吗?中午明明饭都没吃。”

  “勇利,早上那事我很抱歉,但我没对你做什么不是吗…好吧虽然是做了点什么但你现在必须要吃点东西啊…”

  “喂,勇利…”

   

  自从早上那场“意外”之后,维克托帮勇利清理完后刚走出卧室去厨房准备午饭,但神智清醒过来的onega立马下床把卧室的门给反锁上了,然后回到了床上。不管外面的人怎么敲门,都只是刷着b站。点开一个强迫症视频,听着bgm就那么睡着了。

  你问我怎么还下得了床关门?那就是维克托的问题了。

  ……

  【作者,卒。】【bu】

   

  总之,维克托被锁在了卧室门外。

  在门外的alpha,那只大型犬,正带着围裙双手捧着小米粥无奈地站在卧室门前。

  维克托在门前站了会儿,里面却还是没动静。

  大概是睡着了吧,他这么想着。

  维克托把小米粥放在桌子上,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其实勇利应该感谢自己吧...万一其它不长眼睛的alpha闯进来把他吃干抹净了怎么办!虽然好像其他人也闯不进来…不过自己也帮他解决问题了不是吗!

  不会是被讨厌了吧…不过在床上那表现可不是这样啊!

  不对,发情期是什么都行的吧…

  郁闷地挠了挠自己的头,还是没得出任何结论。

   

  卧室的门打开了。

  维克托就这么看着里面的人站在门那里呆呆地盯着他。

  一秒。

  两秒。

  …

  …门关上的声音。

   

  “原来勇利你没睡着啊。”维克托走了过去,靠在门边。

  “我…我以为你走了。”里面的人支支吾吾吐出这几个字。

  “怎么会走呢,毕竟你还在发情期啊…而且你身上全是我的味道。让一个没有任何想法的alpha在你没有抑制剂的时候陪你度过发情期不是最好的选择吗?”

  “况且发情期不是一两天的事吧,万一你忍不住随随便便拉着一个alpha就直接来了一发呢?”

  维克托突然打开了门,里面的人明显是吓了一跳,但还是瞪了回去。

  “喂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人吗…等等能先放下我吗尼基福罗夫先生,我自己能走…”

  不顾面前人的挣扎,维克托拦腰抱起人走了出去。

  还没动几下,勇利就后悔了。下半身传来的酸胀感让他不得不乖乖缩在尼基福罗夫先生的怀里。用那位先生的话来讲,这时的勇利跟一只猫一样可爱。

  “所以我并不相信你的话。如果勇利像今早上那样就好了,很听我的话来着…”

  维克托抱着人走到了客厅,把怀里的人轻轻放在沙发上。沙发上的那人早已脸红得不像话,一方面是下半身难以言喻的感觉,另一方面则是今早上的事…

  天哪自己怎么就成那样了啊喂那个女王受绝对不是我啊我没有勾引啊!!

  omega还在沙发上自我逃避时,alpha已经把重新热好的小米粥端了过来。

  “作为b站舞蹈区霸主亲自来喂你,是不是很感动?”维克托用勺子舀了一勺小米粥,放在嘴边吹了吹,递到了勇利嘴边。

  “喂,怎么突然这么关心我了…”

  “就凭你还在发情期,还有omega和alpha之间的相互吸引。”

  其实勇利还是有点生气的。毕竟居然还有人在面对omega发情期的时候各种使坏…自己完全可以去权保会投诉他了好吗!不过如果是真的以这种理由投诉…算了算了……

  不过面对嘴边的那一勺小米粥,勇利还是不领情,迟迟没有张开嘴。尽管看起来味道不错就是了…

   

  “胜生先生,如果你一直这样我不介意释放出信息素强迫你的。但我并不能保证你接下来会做出些什么举动。”

   

  “喂你这人怎么…”刚转过头便看见了那银发男人的一脸笑容。噢,虽然并不怎么友好就是了。

  “…我又不是全身瘫痪动不了手。”这么说着,但勇利还是把勺子含了进去。一瞬间,脑袋里闪过一个更好的想法。

   

  “或许我们的舞蹈区霸主可以去生活区里的美食分区…”勇利慢吞吞地吐出勺子,那几缕银丝清晰可见,随时吐出的动作越来越长,然后断掉。维克托看得一清二楚,但自己不能再冲动做些什么,只好直勾勾地看着勇利。但当事人一脸毫不知情的样子,还回味地咂了咂嘴。维克托喂了他第二勺,然而这次却不是全部含住了,露出了一点在外面,顺着嘴角流了下去。勇利则伸出了自己粉嫩嫩的小舌,舔了舔嘴角。第三勺的时候,维克托便忍不住了,把勺子里的粥放进自己嘴里,然后低头向人吻去。勇利早就预料到了,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他主动迎合着alpha的吻,但在维克托准备再次解开他衣服的时候躲开了。

  “现在可不行,我的下半身还痛着呢…”勇利笑着望着维克托。那个和之前威胁他时一样的笑容。

  “怎么感觉我又点亮了你的一种属性…应该叫腹黑吗?”

  “明明昨天晚上我开直播拜访你时可爱得像兔子一样…”

  “或许你可以试试自己的偶像跑自己家里来直播…自己还跟那偶像的粉丝有仇一样露了个脸都能差点被网上封杀。”

  像是听到直播就来气了,“你说说你搞个直播去哪不好偏跑我家来,你都不知道先调察一下先清楚下我是谁不行吗,而且说好的不泄露隐私呢为什么最后又把摄像头打开了啊…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不放你进来了,而且知道为什么那晚上后我的事被闹得那么大啊,你是真的忘了你是一个alpha吗!我以前能在b站混起来是因为我是个omega啊…这么多人都说你被我迷惑了才发的微博澄清…你那天晚上是不是傻啊,为什么要澄清啊,你说粉丝是认错了人都行,就这么急着把我架出来了吗!?还有那个澄清的含糊不清的理由…真的怀疑你们这些alpha是不是一遇到omega连智商都没了!”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我们先把晚饭解决完好不好?”

  维克托觉得自己像在哄孩子一样,一勺一勺喂着这个满脸写着“我不开心”的人。“最后只剩下一个空碗,维克托把它放在了桌子上。看来还是不提昨晚上的事比较好…

   

  

   

  “…那我回去了?”

  “唔,其实我…”

  “怎么了?”

   …

  “留下来陪我,就凭我还在发情期,还有alpha与omega之间的相互吸引…我可不想在发情期的时候明明已经染上一个alpha的味道了却还要自己一个人呆着。”那种天生的omega的不安全感。

  “噢,难得看你这么诚实一次。”

  “不过放心,发情期一过我就会和你保持距离…至少不能那么亲密了。”

  “…其实你不说这句话我会更高兴的。”

  

  


评论(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