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西终于放飞自我了

辣鸡写手和咸鱼画手一只

【维勇】身边有个俄罗斯老流氓怎么办【abo设定】-5

【五】

  两人来到车面前,勇利刚准备拉开车后座的门,却被一只手给拉住了。他回过头,后面的人一脸可怜地望着他,眼睛里满是无辜。
  “勇利~你都被我标记了~怎么还让你坐后排呢!”
  说着,手一用力,一把将人拉进了怀中。怀中人身上的omega的信息素味道淡得不让人察觉,但还是一点点吞噬着维克托的理智。勇利轻咳了一声,掩饰了自己的尴尬。维克托就这么揽着人的腰,打开了驾驶室的车门。
  “喂…维克托……”
  “怎么了吗?勇利?”
  “你…要我怎么上车……”
  “就这么上呗。”
  维克托像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子,笑着望着勇利。
  待看见人脸色渐渐开始黑的时候,他松开手,过去打开了副驾驶室的车门。
  “逗你玩的,笨蛋。不过还是要坐我旁边哦~如果你坐后面会让我很伤心的~”
  最终,勇利还是打开后座的门,坐了上去。
  维克托:”……”
  尴尬地关上了门,开车朝学校方向驶去。
  
  ………
  
  “啧,你俩可真慢。”
  两人打开实验室的门,迎接他俩的是尤里无尽的白眼。
  “过来吧,那个omega,开始记录数据了。”
  看着那碧蓝的眸子望着自己,勇利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待尤里点了点头,便弄开维克托那双不安的手,走了过去。
  “现在你躺在上面就行了,不需要做其它任何事。”无视维克托一脸不爽地表情,走过去拿记录的本子。
  与流利的俄语不同,变成了磕磕巴巴的日语。虽然发音不清,但勇利还是听懂了大概意思,在那张洁白的床上静静地躺着。
  望着洁白的天花板,记忆最深处的恐惧被唤醒,两只眼睛里闪烁着不知名的恨意。两只手不禁攥紧了洁白的床单,身体开始颤抖,紧紧咬着嘴唇,似乎快要滴出鲜血来。
  闭上眼睛,让自己静下心来。
  然而闭上眼,却是那如真的场景。
  熙熙攘攘的一群人,围在他旁边,讥讽着,嘲笑着,石子扔到自己身上,尖锐的棱角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道血痕。他不敢动弹。更可怕的,是那几个大人冷漠的眼神…
  猛地睁开眼,从床上坐了起来。
  “…勇利?”
  发现了人的异常,维克托赶紧跑过去,看见人不停地擦拭着自己的眼泪,身体还在瑟瑟发抖。
  维克托的心漏了一拍。
  当初,他第一次在日本与勇利相见,他也是这副模样。
  突然,勇利抱住了愣在他旁边的维克托,毫无顾忌地放声大哭出来。
  实验室周围的人都转过头,尤里也是吓了一跳,检查一下身体情况有这么可怕吗?
  维克托打横抱起在自己胸前哭得稀里哗啦的人,散发出自己alpha的信息素的味道安抚着他。
  “抱歉,他可能有点不适,记录先暂时取消吧。尤里,下午到我家里来,带上记录本。”
  抱着人走了出去,留下一群人窃窃私语。
  尤里皱着眉,他在维克托离开的时候看见了勇利后颈若隐若现的标记,神色有些微妙。
  
  ………
  
  “勇利,还好吗…”
  躲在被窝里的人裹紧了被子,没说话。仔细听还能听见那轻微的抽泣声。
  “是想起那件事了吗…”
  勇利愣了愣,轻轻地“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别再想了,已经过去了。”
  勇利没有理他,只是轻声抽泣着。
  “你要怎样才不哭啊…亲你一下吗……”
  “……”
  “勇利?”
  被窝里的人露出头来,眼眶和鼻子还是红红的,头发也凌乱不堪,整个人憔悴了不少。
  “已经中午了呢,勇利。你想吃什么?”
  “……炸猪排”
  人沉默了一阵,最后还是开口。
  “好,我现在就去订。”
  维克托刚拿出手机,便被人拦了下来。
  “不,我自己做。”说着,下了床。
  维克托跟了过去,看见人在厨房忙碌着,脸上似乎还带着笑意。
  他这是…开心?
  维克托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做个饭就能让人笑出来。
  一阵忙碌后,两盘炸猪排盖饭出现在了餐桌上,勇利脸上也是缓和了一些。
  “这是我妈亲手教给我的…不尝尝吗?”
  勇利撑着头,笑着望着维克托。维克托看着勇利的眸子,里面并没有他。
  有点不爽地咬着叉子,吃了一口,眼里的不爽变成了惊叹。他维克托从没遇见过这么好吃的东西,敢情他也要爱上炸猪排盖饭了!
  重点是勇利亲手做的炸猪排盖饭。
  勇利从美好的回忆里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维克托像饿狼一般盯着炸猪排盖饭却不得不一口一口地细嚼慢咽,笑意更浓。
  这次,维克托承认,勇利的眼睛里只有他。
  心情终于舒爽了许多,而且还有面前的美食的诱惑,他选择放弃形象,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毕竟在以后要放下形象做的事还有挺多的嘛~
  一个人笑着望着对面的人狼吞虎咽地吃着他亲手做的饭。
  阳光透过偌大的落地窗,洒在他俩身上。
  谁也不知道这场景有多美好。
  如果可以,两个人都希望能永远定格在这个时刻。

虐了甜一下然后就跑真刺激【呸】

评论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