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西终于放飞自我了

辣鸡写手和咸鱼画手一只

【维勇】身边有个俄罗斯老流氓怎么办【abo设定】-4

前文请自戳我空间
【超链接弄不起我也很无奈】【委屈】

【四】

    “喂,老秃子!你丫在不在这里!”
    房门被人一脚踹开,尤里便看见了某个银发老头的神态跟刚跑进去的马卡钦的神态一模一样,对,一模一样。
    就差没汪地一声叫出来了....
    “老秃子,你又在这搞什么!你给我看看现在都几点了,数据呢?你要实验室的人怎么办!你想跟你的小情人私会的话能不能注意下时间啊!而且你就这么把你的omega拿来做实验真的好吗?”
    尤里故意吧‘你的omega’几个字说得重了一点。看着俩人一个躺在床上,脸上有未散去的红晕,一个又献着殷勤,跟他家狗一模一样。尤里表示,他想歪了。谁知道他俩昨晚做了什么。
    “还有,你那床上的小情人还起得来吧,现在就去实验室。”
    看着金发少年突然又望向自己,那眼神....勇利觉得一辈子都不能忘记。无助地扯了扯维克托,维克托笑了,道,“他问你,下得了床吗?”
    即使勇利的反射弧再长,作为一个健康的成年男性,他也懂了这句话的意思。惊恐地望着门前的人,连忙摆着手,“不不不,不是你想.....”
    “不是你想的那样。”银发男人率先用一口流利的俄语说了出来,“我还没标记他呢,我是那种看见omega就强上的人吗。”
    “嘁,迟早的事吧。”金发少年转身离开了。
    “那个,维克托...”
    “嗯?什么?”
    “能不能教我基础的俄语啊....”
    “嗯?”听见床上人的要求,维克托有点惊讶,但还是点了点头,“先去一趟实验室吧,回来再教你。”顿了顿,又道,“毕竟哪天突然有个alpha对你表白你听不懂就迷迷糊糊被标记了多不好。”
    “去实验室?”无视了人后半句话,穿好衣服下了床,看着维克托。
    “去实验室,看看你的数据啊。我在想,到底该不该隐瞒勇利你不按照计划服用超标的事。”
    银发男人笑了一下,但眼里毫无笑意可言。
     “维克托.....拜托,就这一次。”双手合十状,道,“我会好好按照计划来的。”
     “那你身上的信息素的味道怎么解释呢.....”
     维克托假装苦恼地扶了扶额头,勇利在一旁突然红透了脸。
    要知道,信息素这么淡的omega,正常情况下就只有被alpha标记才会这样吧.....
    不经意摸了摸颈后的腺体,一脸惊恐地望着某只摇着尾巴的大灰狼。
    “噗,勇利你真是可爱啊。知道临时标记吗?注入点信息素就行了,完全标记的话一个alpha的信息素是不够的吧。”维克托撑着下巴,一脸为难地说道,“而且不知道实验室的人是怎样的表情呢...尤其是小猫咪呢...呐!就是那个金头发的少年,他叫尤里哦!你跟他是两个yuri呢!他才十五岁呢,就来到大学并且就获得了这么多的科研奖项呢.......”
    看着眼前的人滔滔不绝地讲着,自己却一点也没听进去,还在纠结着要不要让维克托临时标记一下....
    “那个...维克托,你确定标记了就不会让他们对我产生怀疑吧......”
    “当然了!毕竟他们都是经历过的人嘛~这些都知道的~”
    “那就请维克托把我临时标记吧!”
    “哎?好啊好啊!”维克托咧着心形嘴,笑了出来。
    勇利走了过去,低下了头,颈后的那块腺体暴露在了空气中。维克托凑了下去,那块腺体散发出淡淡的omega的信息素的味道,一种让人舒服,让人安心的味道。
    想必,每个alpha都喜欢这种味道吧。维克托想。
    忍不住亲了上去,那信息素的味道突然浓烈起来,维克托能感受到勇利猛地颤抖了一下。维克托笑了笑,使坏在那里舔了一下,然后轻轻咬下去,注入着自己的信息素。
    勇利感觉后颈一股热流往体内扩散,感觉自身都包围着那alpha的信息素的味道,那种安心的味道。
    “好了。”维克托松开了口,留下一个不深不浅的牙印。勇利抬起头,摸了摸后颈,脸上还是微微地烧着。
    “走了,勇利!去实验室吧!小猫咪可能又该炸毛了!”
    自己回过神来,维克托已经走了出去。
    “哦....哦!来了!”
    


维克托终于体现出一个俄罗斯老流氓【划掉】alpha的风采了!!
可喜可贺【鼓掌】

评论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