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西终于放飞自我了

辣鸡写手和咸鱼画手一只

【维勇】喂!舞蹈区的那俩家伙!【二】

第一章

忘记打上ooc

多多少少总是有的

设定大概是老毛子俄国人一口流利中文勇利是霓虹人也是一口流利中文居住在中国 毕竟语言不同弹幕怎么吐槽!!

[有改动建议重新补一遍]

         【二】

  我叫勇利。

  也就是炸猪排盖饭。

  是一个舞蹈区的小有名气的up主。

  视频播放量基本能过万。

  或许因为我是一个男性的omega。

  虽然现在…算了。

  马卡钦,也就是我新来的邻居。

  一个称霸舞蹈区的alpha。

  随随便便视频播放量能破百万。

  是的,听起来很厉害是吧。

  现在这个有颜有身材有才华的备受b站宠爱的alpha正站在我家的厨房外一脸惊恐外加担忧忍着笑望着我。

   

   

  “那个…你没事吧……”

  灶台上的火被熄灭,上面到处都是白色的粉末,还有已经焦掉的。

  “没事……”勇利刚想摆摆手,却倒吸了口气。

  右手臂那一小块红红的,应该是烧伤了…试探性地用手指碰了下,却里面缩了回去…

  “看来是有事了…”尴尬地朝着厨房门前的人笑了笑。

  “看来要提前关掉直播了呢……”

  不知道是对勇利说的还是弹幕说的,拿出手机关闭了直播,随后走了进去,“需要去医院吗?”

  “不…这么小块用创口贴就好了。刚刚面粉倒了碰到了火还好扶起来了关了火但还是点燃了漂在那一小块空中的面粉烧着了点皮肤……”

  “创口贴在哪?”

  “卧室那里……唉唉唉我自己去就行了!!”

  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一急便拉住了转身准备去找创口贴的alpha的手。

  是的,手……

  维克托愣了愣。

  勇利也愣了愣。

  ……

  “抱…抱歉!!!我我我自己去找就行了!!!”

  连忙抽出手,不敢抬头看着面前这个人的表情,只是红着脸落荒而逃。

  天呐自己居然主动拉住了那个称霸舞蹈区的alpha的手…勇利下意识地往四周望了望,看了看有没有窗户那种能够往外面看见这里的东西。

  要是被发现了…

  至于为什么疑神疑鬼,还是一年前那件事…

  甩了甩自己的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下,不去想那些,走进卧室慢慢地翻找着医药箱。

  卧室里贴着的全是家里面那个正靠在厨房门边上的人的海报,电脑桌面也是。最重要的,是那个等身抱枕……

  maya这个看见了印象肯定会降低吧…当初自己怎么就没扔啊!真不知道那时候自己怎么想的…

  找到创口贴后这么想着又把抱枕塞在了被子下面。

  “喂…塞什么呢……”靠在门框上的人轻笑出声

  手上动作一滞。

  勇利在想现在钻床底下还来不来得及。

  听着脚步声缓缓靠近,勇利像接受死刑般闭上了眼。没有想象中的被子被掀开的声音,而是手臂那传来的清凉的触感。

  “伤的是右手臂不好弄吧…”

  旁边的人只是静静地撕开创口贴的膜,小心翼翼地贴在了勇利手臂上被灼伤的那块。很短的几秒,却在另一人看来是一个世纪。

  那人的alpha的信息素味道有意无意地围绕着他,悄悄地附在他的身上。这种令人安心的味道勇利很久没闻到过了。勇利在那愣着神,直到旁边的人都掀开了被子还没反应过来。

  “哇哦,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爱好…我的忠实粉?”

  听见忠实粉这三个字,勇利愣了一下,随即慌乱起来。

  “唔…啊啊啊不不不不是那样的!这这这这是我朋友送给我的!!”

  “你的朋友送给你一个180cm的等身抱枕还有一房间不下二三十张的海报外加电脑高清壁纸还有配套鼠标垫键盘贴…看来你那朋友也是不简单…”

  面前这人思索的样子非常的…欠揍

  但也不能揍啊毁容了怎么办粉丝又跑来找到你…噢别想这些了。

  “唔…好吧这些都是我的。”

  深吸一口气,尽量显得自己平静些。

  感受到身旁人儿慌张起来却突然又无可奈何的信息素的波动,维克托笑出了声。

  “你觉得抱枕和本人哪个更帅点?或者手感更好?嗯?”

  预料之中的脸红。嗯,不得不说很可爱。

  本想再说点什么,却瞥到了床头柜上的那个黑色口罩。

   

  

   

  “炸猪排盖饭?”

  “嗯?那个啊…刚刚炸厨房时没管它现在可能冷了吧…”

  “不是,”维克托走过去,拿起口罩,“我是说这个。”

  勇利看见维克托拿起口罩一惊。

  维克托感受到了那信息素的波动。有震惊,但貌似更复杂…”

  “怎么了吗?”察觉到omega突然的不正常,自己也释放出更多的信息素安抚着这个人。明明是安心的信息素的味道勇利却丝毫未安分。

  “你真的不记得吗…”

  “马卡钦…你是不是,讨厌我?讨厌炸猪排盖饭…”

  “所以当时才什么都没说…”

  维克托抿了抿唇。

  他拿出手机打开b站,搜索着'炸猪排盖饭'。

  “炸猪排盖饭赛高,男,舞蹈区up主。投稿视频…”

  维克托顿了顿。勇利也不再看着他。

  “…全都是以你的舞蹈视频的翻跳,包括你的原创编舞。

  这句话是勇利开的口。

  “并且没得到我的授权,被黑粉挖出,名声大败被迫退圈。”

  “唔…”明明是背对着人,却仍能感觉到背后的那银发男人一直盯着自己。

  自己录舞的时候总会戴上那个黑色口罩,除了眼镜是摘下的和现在的自己没什么两样,而且自己也正在做炸猪排盖饭…被认出来很正常。

  “真是不巧啊,被认出来了,”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那个授权什么的…”

  勇利还是转过了身。

  他低着头,手指不断摩擦着创口贴那里,散发着不安…还有失望?

  “你是…真的讨厌我吗?明明私信上的授权…”

  他听见面前的人叹了口气,然后头上传来一阵温暖的触感。

  “对不起,我承认那是我的错。我不讨厌你,反而还想拉拢你来着…”

  这句话反倒让勇利惊了一下。

  “别着急,重新认识一下。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你的邻居。”

  “…胜生勇利。”

  “说实话你是个让人觉得很可爱的omega,”维克托把低着头的人拉进了自己怀里,“所以作为一个正常的alpha无论如何也不会讨厌你,”顿了顿,道,“或许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录舞?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勇利?”

  “唔…?”

  勇利抬起了头。

  就像做梦般。

  他最崇拜的偶像并不是讨厌他,反而还想跟他一起录舞。

  “尼基福罗夫先生,这真的…”话还没说完维克托便再次用手指抵住了勇利的嘴唇。

  “叫我维恰。”

  手指那温热的感觉传来,维克托在那想着如果亲吻上去会是什么感受。

  “维恰……”

  “是的,就是这样。”维克托笑了笑,松开了自己的怀抱。

  这时勇利才意识到他俩刚才之间的动作,脸上的温度突然就高了起来。

  “现在很晚了,明天再过来问你。”

  “晚安。”

  撩开勇利额头前的碎发,在上面印上了个吻。

  勇利只能自暴自弃地理解为那是俄罗斯人特有的礼仪

  

  

  [那个,这个人好像是炸猪排盖饭…]

  关闭直播前有个弹幕这么说道。

 

 

评论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