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西终于放飞自我了

辣鸡写手和咸鱼画手一只

【维勇】喂!舞蹈区的那俩家伙【四】

第一章

第二章  【高亮】第二章内容有改动

第三章

  后半部分大概是发糖?
  200fo成功达到下一章准备码肉
  abo设就是好 开完车再把锅扔给发情期【雾】
  这章字数爆炸

  【四】

  

  被自己所追求的大大点名?

  那可能是你除买彩票中几百万外最想的事。

  当然,点名也是有性质的。

  很不巧的就是勇利被点名正好就属于挂人那种性质。

  尽管自己没有错,自己也发了截图,但还是什么用都没有。还是被人黑着,说着截图是伪造出来的之类的话。没办法,当事人没有发微博澄清,自己也就一直背着锅。

  尽管自己的圈友都相信自己,帮忙转发澄清,但直到知道了自己的一个朋友被喷子找上门时,勇利放弃了。自己不像他们,他可以不管这些社交软件,重新开个号,或者换张电话卡,过滤掉任何所谓的'骚扰电话',不再录制视频,过上旁观者的生活。但因为自己的原因自己的圈友被骚扰,勇利可过意不去。事情发生的第二天,他就删掉了那个视频,微博上宣布退圈。微博下的评论里有舍不得的人,那些人都是忠实粉,觉得炸猪排水平是真的不错,然而这些评论下的回复往往都是那些路转黑的讽刺的语言,还被骂成了自己的脑残粉,就知道袒护自己。虽然看见自己的粉丝被骂很不高兴,但自己才是最无能为力的不是吗。

  宣布退圈的那天晚上,勇利出奇的平静。他明白了网络的力量,也明白了网络是多么可怕。他看着墙上的海报里的人,盯着出了神。那是那个人19岁第一次出席漫展时拍的照片而印成的海报。海报上的人对着摄像头勾唇浅笑着,银色头发被一根蓝色的头绳扎成马尾,头上戴着的,正是他自己送给他的蓝色的玫瑰花圈。回过神来,望着这一墙的海报,叹了口气。

  刚准备上前扯下来,但心底有个声音在那说着——

  喜欢了他这么多年,你忍心吗?误会迟早会解开的。

  同时,另一个声音也响起来——

  别想了,那是不可能的,误会解开了也没什么用,你不是退圈了吗。

  是啊,自己不是宣布退圈了吗…

   

  勇利盯着那海报中的人,还是放下了手。

  算了,当装饰也不是挺好的吗…

  狠不下心撕下自己从小时候就喜欢上的舞见的海报。

   

   

  早上。

  勇利伸了个懒腰,摸索着眼镜然后戴上。拿起手机,刚打开b站想逛逛时却发现了那多的有点不可思议的私信。

  这么多卖片和打广告的看上自己了?

  点到私信界面,勇利眼神暗了暗。

  很不巧,昨天维克托发的微博并没有什么用——反而把另一个当事人推上了风尖口。私信里的内容大致翻阅了一下,无非就是说他还不肯死心,还要和马卡钦合作。除了几条是祝贺他要回归的私信。

  合作?回归?难道昨天晚上维克托没有关直播?但自己也没提回归啊?!

  有点忐忑不安地打开微博,事实证明和勇利想的一样。一堆私信向他扔过来,里面一大半全是黑他的,说着自己一定是靠着某些方面才让马卡钦伪造出证据假装澄清那件事。某些方面指的是什么,他们不说勇利也都知道。毕竟一个omega和一个alpha晚上独处在一间房子…不让人误会也是很难,可这捉奸般的语气莫名让人觉得火大。

  勇利点开维克托的主页,看见了那条本应出现在一年前的微博。翻了翻评论,有很多都是表示祝贺回归和承认错误的,但黑粉总是无处不在的对吧。这儿的黑粉少,可能是因为黑粉都跑勇利微博那去了。那应该也不叫黑粉,或者叫做马卡钦的脑残粉。

  “看来今天是要找上他好好处理下这事啊…”

  放下手机,取下眼镜,下了床去了卫生间洗漱。

  噢,这个omega忘了抑制剂的事情。

   

  

  “我以为我的粉丝…”维克托脸色有点不太好,“抱歉。”

  “毕竟他们不可能当着你的面黑我,只好跑来找我了。”

   勇利接过自己的手机,关掉了微博。

  “要不我再发个微博警告下?”

  “不,那样负面影响更多…”

  “要不开直播说明下?”

  “…直播?”

  “是的,直播。”维克托走过去,坐在勇利身边,“粉丝不会在我的面前一直黑你对吧。直播时顺便看下弹幕反应,至于黑粉…”维克托顿了顿,“等到合作录舞视频投了上去,黑粉自然会少很多。”

  “毕竟,他们也会被炸猪排迷倒的,对吧。”

  “靠实力证明吧,勇利。”

  勇利望着他,这个人回以笑容。

  

  “那…直播都要干些什么啊。”

  “这个不用担心哦,到时候跟着我的节奏就行了。”

  “那我回去拿下口罩…”

  “口罩什么的不需要了,毕竟要成为新的炸猪排不是吗?”说着维克托起身顺势把勇利的头发撩在脑后,“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维克托走进卧室,把笔记本抱了出来放在了沙发前的桌子上,打开了直播姬。

  “勇利,用你的b站账号吧,我去微博上发布我跟你直播的消息。”

  “唔,好吧。”勇利输入了自己的账号密码,登上去后看着直播间名字又发了愁。

  维克托发微博时无意向电脑上瞥了眼,看着那直播间名字变来变去,不自觉笑了出来。

  “喂…勇利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

  他向旁边偏过身,两只手从勇利的肩膀两旁穿过,代替着人操控着鼠标和键盘。

  怎么说呢,这姿势,很像是维克托从旁边搂住勇利。

  他把下巴放在人的颈窝处。是的,这个alpha正吃着omega的豆腐。omega颈后的那块腺体正是那个alpha的动机。

  ——自己迟早会让那留有属于自己的标记的。

  维克托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一下。

  明明才认识一天不是吗…

   

  “喂…马卡钦…直播……”

  维克托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自觉地点了开始直播,而且还是刚才那个姿势。

 

  [yooooooo]

  [yoooooo~]

  [yoooooo!!]

  [捉奸现场]

  [老公被抢走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完了我雷这对]

  [嘴上笑嘻嘻,心里mmp]

  [前面的请直接左上角]

  [看我发现了什么!!]

   

  弹幕状况无比混乱。嗯,只是某个alpha还是没有起身。

  “各位早安,这里是马卡钦~”

  “呃…这里是炸猪排…”

   

  [前排承包马卡钦的盛世美颜!!]

  [休想↑]

  [炸猪排没带口罩也有颜可以舔啊…]

  [欢迎炸猪排回家!!]

  [欢迎回来!!]

  [微博来的 不过炸猪排这名字好耳熟啊?]

  [微博+1 炸猪排貌似是昨晚马卡钦澄清的那个up主]

  [听其他人说昨晚的那条澄清微博有内幕]

  [炸猪排这么渣还敢回来?]

  [前面的不服左上角 看看别人的视频再说话]

  [ky自行左上角]

  [马卡钦在这你们这些ky都要引战吗]

   

  虽然弹幕什么都有,但还是祝贺回归和维护炸猪排的比较多,勇利松了口气。感受到怀里人儿的放松状,维克托也趁机把半个身体趴在勇利身上。

   

  弹幕还在那吵着,无非就是和那些ky抗战,然而自己身上还有个更难解决掉的。

  “喂…你还要在我身上趴多久啊……”

  勇利有点无奈地说出了这句话。然而身上的人直接把头埋在了颈窝里。

  “没睡醒,再让我趴会。”

  经过刚刚一阵思想的斗争,维克托选择把先前那危险的想法放在一旁。omega的颈窝总是那么容易让人沉迷不是吗,那股淡淡的信息素从旁边的腺体里散发出来,维克托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只是想再贪婪一些这些信息素的味道。热气扑在脖颈上,勇利面颊上也有了几抹红色。

  

  [哇啊啊啊啊啊啊老夫的少女心!]

  [一大早上就跑起来被塞狗粮]

  [果然昨晚改的cp没站错!!]

  [马炸大法赛高!!!]

  [官方发糖最为致命]

  [不行了截屏当屏保!!!]

  [截屏的加我一个]

   

  “喂,你们在那刷什么啊…我和炸猪排可是是朋友啊…”

  轻笑一声,维克托还是松开了手,重新坐直了身。

  “我已经在微博上说了,要和炸猪排合作一支舞,所以大家也不要再去私信炸猪排去影响他了。”

   

  [就冲着那笑声我都要去誓死维护炸猪排的微博]

  [啊啊啊好的老公我们知道了!!]

  [那些黑粉又听不进去…]

  [看见微博上的直播消息立马跑过来!!]

  [前面的你错过了很多东西]

  [炸猪排别去理私信里的那些不好听的话啦!专心练舞吧!!大家都很期待来着!!]

  [是啊是啊]

  [真正喜欢炸猪排舞蹈的人怎么可能会去黑他,更何况是个误会!!]

  [以前看炸猪排视频就觉得炸猪排一定很喜欢马卡钦就站了cp 结果当时就我一个人在那站 哭唧唧]

  [前面的我也是很早就站的!还好没放弃不是吗]

  [苦等的马炸党的胜利]

  [觉得马卡钦好对不起炸猪排…这么久才澄清]

  [前面的马卡钦应该也是有原因的]

   

  “是啊,也是有原因的。不过在这里还是不能多说。”

  维克托苦笑了一下。难道说自己嫌麻烦外加心情不好才没出来澄清吗?

  勇利听到那句话,也没多说什么。

  是的,他是有原因的,所以他没澄清不完全是他的错。

  …

  自己,刚刚是在为旁边这个使他退圈的人找理由吗?

  天啊,自己最近都怎么了…难道是因为这个人是个alpha?还是说自己的发情期?

  噢,发情期!明明今天要去领抑制剂的…

  算了,明天去也不迟。

  

  “话说大家,想让我跟炸猪排录什么舞呢?”

  像是想起什么,维克托突然补了一句,“太过分的不行啊先说清楚!!”

   

  [233333来自马卡钦的恐惧]

  [马卡钦回想起来那天人类被威风堂堂所支配的恐惧]

  [如果两个人一起跳威风堂堂 啊啊啊医疗本我的血包呢]

  [您的好友 扶弟魔 已上线]

  [讲真就是被马卡钦威风堂堂所圈粉的]

   

  “喂喂前不久才录的威风堂堂你们这群人别再想了啊!”

   

  [那要不疑心暗鬼?正好两个人!!!]

  [听说疑心暗鬼被扇的人是攻]

  [哇要看老公被扇了]

  [疑心暗鬼!!疑心暗鬼!!!]

   

  “炸猪排,你觉得怎么样?”

  “唔?我…我没意见…”

  “那好吧,这次就决定是疑心暗鬼了。”

   

  [哇啊啊啊啊真的是疑心暗鬼!!]

  [看来要把血包带足了]

  [我记得炸猪排不是喜欢翻跳马卡钦跳过的吗?那么威风堂堂…]

  [前面的我看好你]

  [抓重点满分啊!!!好评!]

  [想着炸猪排跳的那场景…马卡钦会不会把持不住]

  [前面的你是马炸党的栋梁啊!!]

   

  “喂你们…别想着我会让炸猪排跳这个给你们看!”

   

  [马卡钦:要跳也只是跳给我一个人看]

  [马卡钦:我的人你们是能随随便便看的吗]

  [23333上面的够了]

  [脑补一万字小黄文]

   

  维克托看着那些弹幕,有些发愣。

  自己,刚刚还真是这么想的?

  那两跳弹幕很快也被刷了过去,往旁边看了眼勇利,似乎在发神。

  都在和我直播了还在想些什么啊…

  …

  维克托对自己的第一想法再次有点发懵。

  噢,该死的alpha和omega之间的相互吸引。

  

评论(2)

热度(100)